本文来自财经(ID:nfc-yancaijing,闰然,编辑:谭保罗,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中国的迪拜”与“鬼城”,这两个看似矛盾的名号都曾出现在鄂尔多斯身上,让这座跳跃式发展的城市成为了资源型城市中的极端特殊样本。

现在,鄂尔多斯有了新的能源故事,这让它成为“上海城市群”里的一份子。这座城市也许还会迎来新一轮的财富机会。

一、“羊煤土气”的城

鄂尔多斯有个传奇的形容,“羊煤土气”——羊,“软黄金”白山羊羊绒;煤,地级市产煤冠军;土,稀土储量65亿吨;气,天然气占全国三分之一。

“羊煤土气”的内蒙古鄂尔多斯

靠着能源家底,鄂尔多斯以极少的人口支配着巨大的财富。这样一座草原9 # Z = # n S城市,在煤炭产业的黄金十年有过极其繁盛的时期,但十几年前当地人就明明白白,“依靠煤炭,但不依赖煤炭”。

不过,地下的煤矿最终流向了地面的房地产市场。经历了地产开发、民间借贷最疯狂的年代后,2011年,“钱生钱”的游戏在这片淘金热土被按下了暂停键。

“鬼城”是这座城市在新的发展中迫不及待想要甩掉的故事。这一称呼来源于多年前美国《_ 2 \ M H ? r Q时代周刊》的一篇报道,当时美国记者看到了还在修建中的康巴什新区,就写下了《中国鄂尔多斯:一座现代鬼城》。简单来说,就是一座暴富城市在过快的城市化中失速的经历。

经济链条发生断裂的鄂尔多斯在后来的发展中逐渐重回正轨。一向低调的鄂尔多斯今年因为一件与众不同的事上了热搜——2021年4月,鄂尔多斯宣布将免费为13-18岁的女生接种HPV疫苗。这是国内第一个这么做的城市,据了解,鄂尔多斯还为近百分之六十的适龄女性做筛查,大约有20万人。

有心关注弱势群体的同时,这座城市政府在财政支出上有着雄厚的支撑。2020年,鄂尔多斯GDP为3533.66亿元,稳坐内蒙古自治区GDP的头把交椅,人均GDP在全国也位居前列。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内蒙古年平均工资最高的是采矿业,而最低的三个行业,房地产位列其中。

与城市同名的羊绒衫品牌鄂尔多斯,是个曾经用羊绒引领“妈妈衫”的老牌国产品牌,但如今它开始引起了年轻人的注意。此前,他们的消费客群以50岁以上的中年人为主,现在已经将客群年龄减至30岁。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20多岁的年轻人。

不止有著& e k名的羊绒衫,这些年的鄂尔多斯也已经在悄悄发生变化。为了避免陷入“资源诅咒”困境,? \ %早在2013年,鄂尔多斯招商引资,推出了“煤炭资源配置优惠政策”。当时的政策是,“凡装备制造项目、高新技术项目固定资产投资每20亿元可配置煤炭资源1亿吨,一个项目主体配置煤炭资源最多不超过10亿吨。”

2013年,鄂尔多斯推出了“煤炭资源配置优惠政策”

用资源换项目,效果不错。身处内陆的鄂尔多斯早年有奇瑞汽车、京东方源盛光电等装备制造项目,后来有中国联通、云泰互联等云计算大数据项目,新奥石墨烯、易高碳材料等新材料项目。成为国家首批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城市后,鄂尔多斯政府一直在发力高新技术产业与先进制造业,试图改变单一的能源产业结构。

可以看到,一直以来鄂尔多斯对抗“资源诅咒”的态度都很坚决,但正确的路径是实业。

二、跨越两千公里入群

最近鄂尔多斯另一个引人注目的点,就是加入了“上海城市群”。上海和鄂尔多斯,这两座地理位置相距近2000公里的城市,被划入了同一个“城市群”中。

这一“城市群”与氢燃料有关。近期,国家首批“氢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城市群”公布,分别是京津冀、上海、广东。此前,有10余个城市群“抱团”递交了申报材料,跨省联合的也很多。比如内蒙古就以鄂尔多斯为牵头城市,联合上海市嘉定区以及呼和浩特市、包头市、乌海市申报示范城市群。

申报失败后,各个城市只能以“散装”的形式加入首批三大城市群中。“上海城市群”,是由上海市牵头,联合鄂尔多斯市及江苏省苏州e 1 w市、南通市,浙江省嘉兴市,山东省淄博市,宁夏宁东能源化工基地6个城市(区域)共同组建“1+6”联合体。

在这个特殊的城市群中,结合了研发、制造、应用等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是要致力于打造国内产业规模最大、体制环境Q : V \ n最优、整体竞争力最强的燃料电池汽车产业集群。

氢燃料,号称“终极能源”。中国氢能联盟发布的《中国氢能源及燃料电池产业白皮书》有数据预测,2050年氢能将在中国终端能源体系中占比接近10%,氢气需求量将接近6000万吨,产值高达12万亿元。

面对12万亿的超级赛道,各大省份城市都想要抢占先机。不过,燃料电池产业是个“深坑”,对很多城市来说建设氢燃料产业已经超出了自身的消化能力。2020年按照既定政策,对氢燃料电池汽车的财政补贴逐渐完成退出。

此前,补贴政策虽然长期执行,但中国的燃料电池汽车产业仍然发展缓慢,并未取得突破性进,反倒使得部分地区企业患上“政策依赖症”。

2020年4月,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国家发F v ~F 2 Y U改革委联合发布《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其中首次提到“对燃料电池汽车的购置补贴,调整为选择有基础、有积极性、有特色的城市或区域。”

《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

可以看出,对氢燃料汽车的政策扶持进入了更加有针对性的阶段。那么哪些城市适合建设氢燃料产业?政策显示,地方城市要具备燃料电池产业基础,还有拥有车辆推广的相关经验。简单来说,就是拥有先发优势的城市才有资格投入到相关产业的建设中。

地区跨度实在太大,但为什么是鄂尔多斯?除了天然气储量丰富,具备大规模氢气制备的优势,鄂尔多斯发展氢能产业还有巨大的潜在应用需求,而非将工业建立在纯粹的资源采掘业上。

在“上海城市群”的产业分工中,鄂尔多斯承担了实j i D m A (现燃料电池整车的商业化运营的重要任务。示范期间,鄂尔多斯将积极协调并支持在辖区内j T 2推广应用搭载上海企业研制的燃料电池系统及关键零部件的汽车,规划在四年示范期间推广100辆氢燃料电池汽车。

三、错落各地的产业集群

氢燃料电池汽车会取代纯电动汽车吗?确切来说,氢燃料电池汽车近些年内难以实现大规模的市d \ ! P J 6 $ 6 G场应用,因此它离消费者很远。但从用途上看,氢燃料电池动力系统适合长途大型重载车辆,能率先带动产业化。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氢燃料电池汽车产销分别为1204辆和1182辆,全部为商用车。值得注意的是,商用车保有量仅占中国汽车保有量的12%左右,却制造了道路交通碳排放的 56%。

氢燃料电池车

在碳中和的远期目标下,商用车需要在能源形式上进行变革,氢燃料电池将是有效解决方案。同时,资源型城市加快绿色低碳转型已成当务之急,发展氢能快速降低J ] R成本,能够加快燃料电池在商用车的应用。

为了提升能源技术水平 ,鄂尔多b t + A斯积极推动能源E | B产业转型升级,打造绿色氢能产业链就是其中重要一环。资料显示,“绿氢”就是通过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可以提高风电、光电的就地消纳能力。鄂尔多斯风光能与矿井水资源丰富,制氢成本低,很适合发展氢能源产业。

“十三五”期间,内蒙古已经建成全国最大的煤炭、电力保障基地,到2025年内蒙古将基本建成国家现代能源经济示范区。要实现这一目标,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延伸J h . d ] 4 c B能源产业链条。

内蒙古|煤矿工人在作业保障煤炭供应

鄂尔多斯已经落地了一批氢能重型卡车全产业链项目。其中,2020年8月总投资200亿元的氢能产业集群项目落户鄂尔多斯江苏工业园区,包括氢燃料重卡研发中心,氢燃料重卡制造、改装和运营? 9 B基地等氢能产业配套项目。

2021年1月,由伊旗圣圆能源集团购置的开沃重工10台31吨级氢燃料城市环卫渣土车在鄂尔多斯到位。7月,上汽集团也加入其中,要在鄂尔多斯打造最大氢能重卡应用基地。在协同推进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上海城市群”建设中,鄂尔多斯对产业链的相关企业落地具有巨大吸引力。

不仅仅是上汽,主流的汽车厂商几乎都有自己的氢燃料汽车计划。对于鄂尔多斯这样传统的资源型城市来说,氢燃料电池汽车示] y M R q b范城市群就是联动一线城市,吸引大项目,培育新动能的绝佳机会。

上海是国内内循环为主体的创新主体,而其他城市可能成为创新中心的一个最主要的应用场景。同时在全国的产业链上,上海位于产业链的; k T P高端。融入上海,鄂尔多斯就有机会在氢燃料产业方面借助上海的核心资源优势打造该领域的创新试验场,还能有机会利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资本力量则能够更好地为企业服务。

从发展的眼光来看,京津冀、上海、广东氢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城市群,将在地图上形成大跨度的全产业链,每个节点都是重要的核心零部件,达到优势互补,最终在有序的推进中找到属于能源行业的“摩尔定律”。

本文来自财经(ID:nfc-yancaijing,闰然,编辑:谭保罗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鄂尔多斯入了上海城市群插图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