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东西文娱(ID:EW-Entertainment),作者:东西文娱,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作为一个热门的品类,在看到我们对剧本杀的分析与追踪后,剧本杀测评公众号“螃蟹剧本杀瞎测评”的三位创始人向东西文娱发来了他们的原创撰稿。

除了标题,我们未做删改。0 F – 9 g作为剧本杀爱好者,他们从玩家也从专业观察者的O E T ! _ \ T I ?视角,阐述了他们看到的剧本杀热起来背后的需求与驱动因素,行业更基础层面对剧本杀这一业态的追逐,以及剧本杀在成为一个业态过程中,所面临的污名化以及监管缺失的危机,最后他们也对剧本杀对人一些意识上的影响有所追问。

以下为剧本杀测评公O Q x |众号三位创始人投稿。

阿虎

(95 后剧本杀测评公众号创8 ) { – 5 ,始人、骨灰级玩家、间歇性 DM、萌新剧本作者)

“剧本人,没有睡眠。”

周一的早上,也正是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此时此刻,是我一周最疲惫的时候。因为周末,从早到晚,如果一天只玩一个剧本,也至少有五六个小时坐在椅子上一动 不动,看似没什么消耗,但思维需要不停活动,社交游戏的本质对人的精力是一 种磨损,这是毋庸置疑的。

从 2020 年 5 月入坑剧本到现在,一年多时间,在有全职朝九晚五稳定工作的情况下,已经玩了 132 个剧本,平均 3 天一个,算下来自己也有点吓到。听说过朋友一天四个剧本的战绩,也有朋友稳定的一周 5 个剧本,狂热的玩家其实在圈子里不在少数,而且相对形成有些壁垒的小圈子,来来去去基本都是见过或者听说过的熟人。

最长的一次,玩《雷霆堡》,从第一天的早上 10 点到第二天的早上10 点,没有闭眼,整整 24 个小时,外卖海底捞吃了两顿,7 个玩家,剧本快结束复盘的时候有一半真的困得睡着了,东倒西歪,我在睁不开眼的状态下,依旧为剧本故事的结局落下眼泪,这] 7 \ L种情绪粮食带来的满足感,可能就是玩家为之狂热的东西吧。

剧本杀的发展速度之快,机缘巧合已经在这艘边开边造的航空母舰上的人都很意外,而未来能走多远,其实取决于驶向何方、水有e A \ h ]多深,市场是大海还是浅溪, 能不能承载住这艘船的体量,有没有足够大的空间。

为什么剧本杀这么火?

我经常和圈子里的朋友探讨这个问题,朋友们有玩家有店家有发行有作者,涵盖了这个行业上下游全产业链条。当然,大多数原来的玩家,都逐渐变成了现在的店家,人人都想在这个风口浪尖分一杯羹,铩羽而归的将是大多数,但没到结局, 谁都觉得自己就是那一小部分成功者。

剧本杀,是一种生活的高度浓缩产品,相对简便迅速的给你体验模拟人生的机会。而更重要的是,这不是一个人在做梦演戏,这是 5~8 个同龄青年人一起在做白日梦,其中赋予你们彼此之间的互动和关系,是让人上瘾的核心元素。

剧本杀本身兼具了某种程度的小说属性,加上演绎有几分话剧电影的意思,加上机制有几分桌面游戏的意思,加上换装有几分 cosplay 的意思,加上酒有几分社交破冰的意思……剧本杀+,是一个丰富包容的领域,潜力是无穷的。

你是谁,你在干什么?

剧本杀这个行业有个很明显的局限,为了保证体验感和新鲜感,在玩完一个剧本之前玩家对内容的质量是无法得知的,而玩完之后,无论好坏,时间精力金钱已经支付了,一次性的体验产品,如同开盲盒一样,有好有坏。应运而生的就是玩家之间口口相传式的打听,或者基于对店家的信赖而选择特定的剧本。

这其中, 鲜明的角色是车头,指剧本杀组局的发起人,一般承担了组织活动人员确定地点剧本等许多义务性工作。有个奇怪的现象是,车头一般都是女孩子。

我们的故事起点特别简单,几个北京地区a 7 |小有名气的车头妹子,聚在一起,互通有无的吐槽剧本,然后某天灵机一动,为什么不把对剧本的评价分享给更多人呢?于是成立了公众号,开始了剧本测评之旅,凭着对剧本的热爱和兴趣,为爱发电,希望温暖更多人。

成为剧本杀相关内容的提供者之后,我也对这个行业理解越来越深。当小众走向大众,我是如此满怀期Q g ^冀又惴惴不安。剧本杀让我的人生在宽度和深度广度上都拓展了很多倍。

笔记流大师兄

(大叔级剧本杀玩家, 资深和尚及渣男体验者;萌新剧本作者 ,特别能写笔记)

剧本杀为什么会火?

据我所知,剧本杀所为一类游戏的存在已经有好几年的历史了,但剧本杀成为全民讨论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乃至于成为官方媒体报道的对象,也就是在 2021 年才刚刚开始。就在这一两年的时间里,剧本杀行业以爆发式的成长和话题性迅速破圈,我并不认为这是个意外,在我看来,这是因为最近的一两年情感沉浸类剧本大规模出现,已经极大的拓展了剧本杀的受众群。

情感沉浸类剧本有这么? c 1重要吗?我的看法是:没错!最初出现的剧本杀脱胎于“谋 杀之谜”,绝大多数故事的核心都是去推理凶手和还原故事,此类剧本我称之为推理本,主要的受众来自于《明星大侦探》这类综艺的观众和推理爱好者,虽然绝对人数并不少,但就像在兴趣小组里,推理社的人数永远比b 0 o ( C 0 ; 0不上电影社一样, 毕竟属于小众。

之后出现的机制/阵营本,虽然同样需要剧本的内容作为基础,但其核心玩法是脱胎于桌游,作为剧本游戏,不但降低了桌游的学习成本,还利用故事让玩家更加友好地融入到游戏之中。这类型的剧本对传统桌游玩家、推理能力较弱但热衷 于阵营 PK 的玩d d K p 1 U J Q q家都有较强的吸引力。这是剧本杀的第一次自我成长。

情感沉浸类剧本杀的出现,从更根源上满足了大D p , 3 F量潜? J d [ y u在玩家对故事的渴求。苦于生命的短暂和平凡,“故事”一直是人类对于人生的一种深入探索。人类通过文字阅读故事,通过影视观赏故事,但是目前可以用最低门槛参与故事并共情感受的,那就是情感沉浸类剧本杀。因此,当情感本大量出现后,巨大规模的并不擅长推理的玩家涌入了剧本杀市场,女玩家一跃而成为了这一阶段市场的主力,剧本杀正式出圈——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作为一个多人互动的桌面游戏,剧本杀还具备了强烈的社交属性。它是一个真正能在全民在线的互联网~ x Y A J s H o时代,把玩家从互联网拉出到现实,再通过剧本故事拉入到另一个时空的娱乐方式V e j % K d !。剧本杀是完全不用主动找话题就可以体验社交的社交s + e ] 9 @ i h s方式,很多社交恐惧症、内向的玩家都通过剧本杀的方式认识了新朋友,也锻炼了自己的语言表达。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剧本杀?

从一个玩家的角度,首先市场上需要的是一些小体量的精品剧本杀。曾几何时, 三个小时还是一个剧本杀的标配时间,可是现在一场剧本杀动辄四五个小时起步,这样的时长让上班族非常痛苦,玩到十二点之后再回家势必会影响第二天的工作,这种现状谈不上健康。

另外,剧本杀市场目前处于内容爆发的阶段,平均每个月有超过十场的展会在全国各地举行,每场展会上,发行都会推出大量主推的新本,默默无闻出现在发行售卖橱窗里的新本就更多了。玩家选择一个剧本,就像是选择一家陌生的饭馆就餐,期待中饱含着风险。代替玩家去进行排雷对剧本进行评测和打分的第三方平台就变得尤为重要。

剧本杀正处于危机四伏的风口?

剧本杀行业首先要面对的,是舆论中的污名化。由于在年轻人群体中知名度和影响力越来越大,舆论中已经出现了非常多剧本J L B h V杀的负面内容。对剧本杀表示不理解,把游戏定义为成人过家家的尚且算是客气。还有许多人显示出明显的污名化倾向,他们说剧本杀“不过是在借着游戏撩妹偷汉子”“正p j | # J Y经人谁会玩剧本杀” “这不是花钱找罪受吗”“谈恋爱不要找玩剧本杀的”。

虽然我很清楚大部分剧本玩家都是走心的,但这些偏见很深的人固执的认为玩剧本就是为了走肾。这些评价在一定程度上都会影响到新玩家的转化,也给剧本杀行业蒙上一层阴影。

需要特别留心的还有行业监管的缺失。由于剧本杀还是个新兴娱乐类别,令文学和影视行业非常头疼的监管和审批尚未关注到这个行业。这当然有利有弊,有利之处十分明显,在于剧本创作内容的自由和无尽的想象空间,否则剧本大爆发不可能在今日? Y J T n x 6成为现实。不利之处在于,目前的内容把控全z B R * m由作者和发行的自觉, 一旦发生官方认定的越线行为,将会给行业带来不可估量的严重打击。

另外让从业店家头疼的,还有行业规范的无力。举例而言,盗版行为在任何以内容作为核心竞争力的行业都可称a | A = : P毒瘤。但是在剧本杀行业,真正抵制盗版剧本、盗版店K v H C O u o 0 \家的往往只有受害的发行和店家,大部分玩家往往并不在意,法律也无法给到实质性的支持。长此以往,容易形成破窗效应。

剧本杀行业的一大特点是:进入行业的门槛极低。非常多的玩家和 DM 在对行业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都选择了自己开店。相对于繁荣的开店潮,我们所容易忽视的是大量的剧本杀店家正在或者将要倒闭。这种看似矛盾的现象背后,是剧 本杀店家所面临的三座大山:

第一座山是房租带来的压力,越是一线城市,玩一场剧本所消费的金钱就越是高昂。以北京为例,2019 年及以前,一个玩家参与一场剧本杀,基本上价格大概 率会在 80~150 元区域内;但现如今这个价格区域已经上升到了 150~240 元。新开业的店家不断拉高着剧本杀的价格水平。

第二座山是店家激烈竞争所带来的内卷。众多的竞争对手逼迫店家在房间面积、 装修布景、换装、道具、灯光、音箱、投影、大屏幕、多媒体等各个方面不停挖 掘潜力、推陈出新。店家也被迫为争夺一个好剧本在展会上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成 本。虽然这对玩家并不是坏事,但随之上涨的费用也是实打实的。

第三座山是店家无法保持稳定的 DM 团队。一场完美的剧本杀体验是剧本、店家、DM 和玩家本身共同造就的。一个优秀的 DM 和一个优秀的剧本一样,都会带来大量慕名而来的玩家,剧本店从头培养一个优秀的 DM 同样要付出很长 的时间成本。但 DM 流动性很强,跳槽和开店都是一个优秀 D\ 3 kM 的选择,DM 的离开* o ~同时还会带离许多老玩家,成为剧本店不可言说之痛。

摩合罗

(保密)

从我开始入坑线下剧本杀到现在,前前后后玩了快 100 个本了。到现在我惊讶地发现,相对于剧本杀游戏,剧本杀玩家身上的故事更加令我着迷。在他们身上, 我看到了无数悲欢离合、爱恨情仇。他们中有人通过剧本杀找到了自己的知心爱侣;有人通过剧本杀结识到其他行业的人,成为挚友;也有人沉迷于剧本杀带来的幻象之中,无法自拔。

于是我产生了) B ] % w一个问题,剧本杀对我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真实世界中 的一场游戏,还是一个可以满足我们一切幻想的虚幻世界。

或许对于不同的人,这个问题会有不同的答案。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由于剧本杀要求玩家代入剧本角色进行游戏,势必要求玩家进行共情,这就极大的模糊了游戏和现实的边界。很多玩家就将剧本里的情感代入到了J & V现实世界,有的同车玩家因为玩某个剧本而结缘,也有情侣因为玩某个本而各奔东西,造成了这种“游戏照进现实”的现象。

可共情不是剧本杀独有的现象,那为什么会在剧本杀里造成如此之大的影响?或许不是剧本杀里的共情影响了玩家,而是容易共情的n D K玩家喜欢玩剧本杀,最终放大了这一游戏形式对玩家以及其他从业者z 7 d z u S c A 4的影响。

作为一款可以帮助现代年轻人拓展社交圈的游戏,我想提醒每一位玩家,剧本杀可以满足我们种种现实中不能实现的愿望,但这终究只是一个游戏,生活还是生活,不要把生活过成剧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东西文娱(ID:EW-Entertainment),作者:东西文娱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剧本杀专业玩家自述:我们眼里的狂热、机会与危机插图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