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造就(ID:xingshu100),魏婉莹余冰妤,题图来自Unsplash

这个电影《猜火车》的经典开头,一下子道明了我们要面临的无数选择才是人生的本质,那[ 9 – / 0 . ~么选择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正如戴锦华老师接受造就J * 3 N U T采访时说的,选择背后的那个问题就是认识你自己。我们要去认识每一个选择背后的代价,只有9 n 3 : / } {认清了代价的选择才叫真实的选择。

“选择生活,选择工作,选择职业,选择家庭。选择一个大电视。

选择洗衣机,汽车` P p L K + ~,雷射唱机,电动开罐机。

选择健康,低卡里路,低糖。选择固定利率房贷。

选择起点,选择朋友,选择运动服和皮箱。选择一套三件套西装。……”

第一期“职业游民”的上半部分,我们提到要在选择之中成为理想的自己,但如果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而又苦苦执着于追求外界评价的“应该”去成为的理想自我+ z G ; O N P v形象,那我们可能会陷入巨大的痛苦。

所以,我们还是要坦诚地接受自己。

这意味着不管你的梦想是成为行业翘楚,还是渴望回归家庭,还是为某些4 _ = 6不带功利性的东西着迷,你都清楚自己付出的与得到的一样多,在“成为自己”的这条路上,你都是内心从容而步履坚定的。

第一期的下半部分,依然由我们的三位策划人继续内容行业的话题。

在工作到了一定阶段后,你要学会去做一个普通人

逸舟:我觉得是这样子。我现在越来越发现,任何的工种都是讲究天赋的。天赋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你可以通过你的后期努力去达到平均水准,但是如果你想要做得开心,想要去享受这份职业的话,一定的天赋是很重要的。

你在选择自己的专业也好,选择自己的工作也好,你一定要先发现你的天赋是什么。你是能说会a e ^ ! 2 L H _道,还是特别细心,还是艺术天分非常高,你一定要认准这个东西。

我觉得对于你刚刚说的小姑娘,她如果想要从会计的专业跳到新闻,要先要想清楚,我凭什么觉得我自己可以做新闻?我凭什么觉得我自己做新闻可以比别人做得好?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你要能想清楚。而不是觉得会计就是一个待在房间里的工作,做新闻可以天天出去跑,非常地光鲜。

当然职业荣誉感是另一个事情,但是你自己怎么去实现最终你想要成为的那个样子,其实天赋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Leone:我想稍微降解一下你刚刚讲的那一番话,我觉得可能讲天赋太虚了,坦率讲,应该是找到你自己的长处和你自己的兴趣。一旦你的长处和你的兴趣这两条线交叉了之后,那个交叉点就是你自己可以做、你能够胜任,而且你还喜欢做的事情。我觉得这一点是要想清楚的。

力盈:但是有些人没有天赋,或者说没有机会、也不知道怎么开发天赋。其实有很多这样的人,属于迷惘的一代,或者说没有跟社会发生接触的一批人。我觉得这样的人也挺多的,他可能什么都会一点点,但是什么也不太专业,也没有天分,没有主观能动性把它做得特别好,也不知道怎么做。

Leone:我觉得专业到后面就是一种职业、一份工作,不要把预期调得那么高。全世界那么多人,只有一个马云,只有一个马斯克,对吧?不可能每个人都变成那个样子,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自我认知的问题,如果自我认知有偏差的话,那就是东施效颦的结果。

力盈:对,要纠偏,这是个很痛苦的过程。就像小时候我老以为以后我会成为一个天才作家,然后发现这个目标越来越远。

Leone:又要把我之前跟你们两个讲过的故事在这里又讲一遍了。我刚来上海的时候,我外婆跟我讲的那番话,你记得吧?我当时刚来上海的时候,我外婆语重心长地跟我讲,说孩子你出去% r X 6 ; e C我们同意,我们也不指望你能赚多少钱,只要你自己能生活就好了。但是当你做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你要学会去做一个普通人。

我当时对这句话完全不理解,什么叫学会做一个普通人?可是随着年龄慢慢增大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外婆跟我讲的这句话的含义。因为小的时候,我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觉得全世界我最牛逼、我最好。

可是等到你年纪越来越大,工作趋于稳定,对自己的认识也越来越清晰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的天花板和瓶颈是在哪里的。这个时候你就会忽然间发现,我原来不只不过就普通人中的一员,我跟别人没有太大的差别。这个时候你怎么去接纳自己,怎么去接受自己,其实很重要。

逸舟:我觉得大家都不要觉得自己是普通人,~ a D r c F | \ }为什么?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你就会……我觉得这是一种妥协,是一种低头,我还是偏向于……说得不好听一点,有点像孔乙己,就是拿自己的长处比人家的短处可以让自己更开心,当然是说的比较极端的状态。我觉得这可能也要对力盈来说,力盈刚刚说自己从小想成为天才作家,其实我从小就想成为天才。

Leone:我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科学家。

力盈:现在我们都过着平凡的人生。

逸舟:但是我觉得信念这个东西是很重要的,是最后的遮羞布。

LeoE i O u D 0 |ne:我觉得成为一个普通人,跟普通人有上进心是两件事情。我倒觉得,认清自己是一个普通人,并不意味着这个0 E e b ]人没有上N 8 S \进心,并不意味着他不能成就一番事业,而是说每个人的瓶颈和天花板是不同的,他能达到的程度也是不同的。

力盈:其实我的职业目标也发生过很多O q @ [ = 9 x j @转移,因为内容行业是一直在变革的,互联网深刻冲击了这个行业。可能在刚入行的时候,我的梦想是做一档牛逼闪闪、全中国都可以看到的节目,我会有这种天真的梦想。

过了三四年,我发现电视节目不行了,网络崛起了,我就想去做互联网节目,然后我又发现互联网节目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大家都在摸索。那个时候我又换了一下梦想,我想要在上海这个地方做一个特别牛、已经成IP的节目,我要去里面当上最牛的导演。再过了几年,我发现这些IP节目全部死掉了,然后我很痛苦。

我曾经非常痛苦,就在你说的普通人阶层上。我曾经在一个(此处不说名字)的全中国曾经非常流行的IP节目里做得非常地痛苦,每天加班到四点,加班到自己的身体完全垮掉。我此前一直有一个座右铭,就是我不认输。

我觉得* d R \ s 0 C虽然我在进入每个新工作的时候非常地傻,但是我一定都能以某种方式证明我可以。所以我那个时候在这个节目里也想证明,结E ` T果我发现原来大城市不是这样的规则,你的身体垮了,你就要认输。

于是我在家里哭了一晚上。那个时候我对象,他是一个跟我完全相反的人,他就非常听天由命。我跟他说我不认输,我这辈子一定要做到我认为的一个高度。他说这不重要,你身体才更重要,你现在连免疫力系统都垮掉了,你还在坚持什么?你不能做一个普通人吗?就跟Leone刚说的一模一样。我说我不认输,我一定不能做普通人,但我还是妥协了。

于是在妥协离职的那天,我哭得非常地惨。我觉得我居然妥协了,我怎么可以妥协,我心里的G X } Q = q信仰去哪里了?但是你又不得不妥协,因为你知道身体垮了。

Leone:你现在回过来,再去看那段经历,你是什么样的一个想法呢?

力盈:我后来觉得我放弃是对T Z d u p的,第一,身体垮了。第二,如果那个事情那么痛苦,可能不一定是你的问题,也不是它的问题,就是你们不适合的问题。你的梦想出了错,也许你最擅长的事情并不在这个方面,你可能要重新调整方向去寻找。

如果你那么努力都不能做到这件事情的话,也许是这个时代淘汰了这件事情,或者这件事情根本就不适合你,你最好的能力不U ~ 0 | S k在这里,所以你就应该放弃。

刚刚毕业的学生,在面试的时候不该做E A L * W什么?

Leone:我觉得这里面可能就涉及到刚刚毕业的学生,他们在面试的时候可能会遇到的一个问题。可能有很多人,他们在无论是面试实习机会,还是说面试正式岗位的时候,肯定会被拒掉好多次,然后历经千辛万苦拿到一个offerJ ( 7 s,对吧?有的人可能连offer都拿不到。

我自己的心路历程可能是在最开始的时候,是很气馁的。我在学校的时候怎么说也是相对比较优秀的一个人,为什么到了工作的时候,我找不到自己的价值在哪里?我后来才想清楚一件事情,就是一家公司把你拒绝掉,并不意味着你不好。

我其实讲了很多,但是很多刚毕业的学生可能没办法get到那个点。对刚毕业的学生来说,真的不是你不好,而是你不合适。对我来说,找工作和找对象是一样的,要看天时地利人和,而不是单纯的说我只要努力就OK了,我觉得这方面也很重要。

力盈:对,我觉得很多刚毕业的学生都会有一股卯着的劲儿,觉得我很努力,你就应该认可我。就像现在饭圈有一句很流行的话,我爱豆那么努力,你凭什么还要黑他。当然就要黑他了,他努力有什么用?在这个世界上,如果靠努力就可以让火箭上天,为什么只有马斯克做到了?

逸舟:对,我最近有跟一个小型的游戏工作室的创始人聊到他们招聘的一个事情。可能很多了解的人都会知道,像这种游戏工作室、影视工作室,他们会大批量地去招募实习生去做一些原画之类的创作设计。因为相对来讲,养人的成本会低一些,这个岗位的流动性也比较大。

他跟我反映了一个事情,他说现在所有的应届毕业生都不能用。他觉得现在在美术这一块,或1 Z i A (者说在影视动漫相关的行业,大学的专业跟实际的工作脱节是非常大的。

我相信不只是就这个专业或者这个方向,有很多大学的专业对于现在的市场来N _ f Y A v说都是滞后的。所以才会造成很多公司去应聘应届大学生的时候,认为这些学生完全不能用。因为一个公司培养新人,快的话需要花半年,慢的话花一年的时间R b E &。培养你之后,你可能觉得自己又行了,又跳槽了。其实对公司本身来说,是一个损失非常大的事情,而且对用人来说,也是成本非常大的一个事情。

他后来就想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想法,他另外开了一家公司做培训。你先来我这里培训,P e – – h要先交钱来培训。在培训的过程中,我把一些项目丢给你,让你来做。做得还不错的,我就把你招进来,我就让你转正给你工作机会。对于其他的呢,我这边跟某鹅厂某猪厂有一些协议,你看这些人我们都帮你培训好了,不是从大学B 9 } d i T E 5 t里出来就脱节的那些人,我输送给你。

其实我们面试的时候也发现很多大学专业跟现实工作脱节的事情。现在不管是国内的也好,还是国外的也好,当然国外的可能涉及到的更多都是国内外的一些教育的差异,跟实际落地工作的一些差异。力盈在这方面有没什么想说的?你最近面试了很多人。

力盈:我其实发现,大家对于很多专业和职业的想象有很多错位,比如说一个巨大的槽点就是社会学。今天大家谈深度不会谈哲学,一定会用社会学这个词,显得自己非常有深度,甚至非常地见多识广。Q g C , } I

于是我们在面试的时候问很多孩子,你除了本专业的书之外还会看什么书,他们都会跟我讲社会学,然后问你看社会学什么书,大部分人给我的回复都是李银河的《性别》或者波伏娃的《第二性》,就让我目瞪口呆。因为如果你真的学习这个专业,你会发现这个专业的入门绝对不是性别,但是为什么会造成这样一种错位?我就觉得很奇怪、很难理解。

我不能明白的是,其实有很多人在面试的时候会需要一些加分项,比如说我读过某哲学名著,今天会改成我读过某社会学名著,你就应该认真地读过它,而不是来骗面试官,否则的话,你其实很难交代,你也不知道对面坐的是一个什么样} q K f ; 9 J的人。

Leone:我其实不反对在面试的时候去包装自己,实际上包装自己是一个正确的行为,但是你怎么包装?首先,不管你选任何一家公司,你要明确这家公司擅长的是什么,你不能往人家的枪口上撞,对吧?J h :

比如说你之前面的那个姑娘,她知道造就做的内容有科技的,实际上也有q c % g 8 I R人文的,也有大量的跟社会学相关的一些东西。但这个时候你还在往枪口上撞,就说明你面试的功课根本就没有做好,而且也没有准备什么,这是一件很蠢的事情。

逸舟:我想分享一些小技巧。我觉得Leone说的是一个方向,就是适当地去做一些包装。但我觉得更多的是去了解你要进的那家企业和了解你要应聘的工种是什么。比如说你写简历也好,你去应聘不同的岗位,面对面去应聘不同的公司,你的简历肯定是不一样的。你要有所针对性地去优化它,要去呈现不同岗位的一些相应的作品。

毕竟不管是一轮还是两轮,你跟面试官面试的时间都是一个相对短暂的时间,就跟我们做演讲一样,在有限的时间里,你要去传递出更多属于你自己的信息。要做到陌生人跟陌生人的破冰,还是要有一些技巧的。

Leone:我补充一下,关于简历包装的这件事情要做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我举一个反面的案例——之前我的前同事的简历。后来我们两个都离开老东家之后,他的简历辗转到了我的手里。当时我的一个朋友问过来,说这个人你认不认识,我看他跟你之前是一个公司的,我说好,我来看一下。然后就很巧,这个人他所有的职业经历都被我辗转地知道了,从他毕业开始一直到他目前的工作,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我都知道了他干的是什么。

可是说到他的简历,你可以说他写的都是对的,可是你也可以说他做包装,他所有的东西都是在撒谎。他说的这些项目他的确都做过,但是他在这些项目里没有去承担一个主要角色和关键岗位。他全都说成了这样子,我觉得这个事情是不能饶恕的。

不能饶恕的原因有两个点! d N 1 A 0 h:第一个就是所有, a O ? . 7 * W m公司面试到最后,比如说我确定如果要用你,一定会做背调。尤其是大公司,一定会做背调。而且说不准谁跟谁就认识,你的谎言是永远会被戳破的。这是第一点,我觉得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

第二点是你在简历上过度地去包装和美化之后,你总要工作的,对吧?结果工作的时候,大家发现你这个人完全不靠谱,有什么意义?浪费彼此的时间。

力盈:其实在面试的时候,我会认为坦诚比什么都重要。也许你什么都不会,但是你很坦诚,而且愿意踏踏实实地接c c u受别人对你的引导,我觉得会更容易博得好感。你就坦诚地告知,我没有看过,但是我愿意去学习,会好过你去写很多的骗局,然后让大家戳穿。

Leone:或者说如果这个地方你真的1 / 7 ? b % r不清楚或者不知道,你要回答什么呢?你可以回答你的思考逻辑。比如面试官问了你一个问题,你说这方面我真的没有涉猎过$ L e n C,但是你的思考逻辑是什么,你怎么样去了解这个事情,最后这个事情是怎么样解决的。

其实很多时候,面试官并不是说他想要一个标准的正确答案,而是说他想要看你这个人的思维逻辑是什么样的,你这个人的品质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很重要的。

力盈:对,一种思考方法吧。也许在大学里,不管你学什么专业,其实训练的都是一种思考的逻辑和方法。

我们到底需不需要职业教育?

Leone:那你们怎么看职业教育这件事儿?我蛮好奇的。就刚刚逸舟提到了[ 1 b |那个工作室又开了一个培训的公司。

力盈:你让我想到一个新闻,有一个从流水线女工变成谷歌女程序员的人生赢家的故事。那个女孩子本身是一个深圳的流水线女工,通过参加职业教育,她从一个普通的职高女生| L ~ 8 . l A变成了一个程序员,然后又在做程序员的时候攒了钱,去美国留学,留学以后直接就进了谷歌。可以说真的是灰姑娘飞上了枝头变凤凰,而且她整个机会都抓得很好。

我觉得今天有些职业它是可以被这样替换的,可能会有这样一些机会;而有些职业它可能没有,我觉得这是职业和职业之间的一个壁垒。就比如程序员这个职业,它其实是有一些这样的机会,它打破了过去被统招教育所垄断的不公平。

就是有些学校,比如有些专业,它就是非常地认你的本科学校是什么,非常地认你有没有受过本科教育,你没有办法通过职业教t + n U b e + |育这条道路去闯破、去成为人生赢家;但有些它不认,它其实会更愿意拥抱你这种开放的生活方式和性质。所以就会有这样的故事,这就给这样的一些人留了一些口子,不会让你很绝望地认为“是不是因为没有考上本科,我就是个废物”这样。

其实我有一个很有趣的观察,我有一群朋友上了三本,他们去工作I t a , J m o M s以后感到很沮丧。他们跟我说,我~ = ( Z e h `其实没有必要去念这个没有意义的本科。如果我当时去读大专,学一门手艺,我认为我会过得比现在更好。但是因为我没有念大专,我念了一个不知所谓的本科,于是我现在决定重新u $ n x e ^ =去念一个职业教育,于是他去学了一门手艺。

Leone:此处我就cue到了我们共同的朋友黑犬同学。

逸舟:这个可能还意义不太一样。

力盈:对,跟他不太一样,但是确实有类似的地方,就是说本科教育不是人生唯一的路径,不是在中国社会实现自我的唯一路径。

Leone:但我觉得你可能要认清一个前提,就是你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力盈:对,只要你认清了,就不要把自己吊死在一棵树上,认为前途没有了。

Leone:对,因为你知道,工作不仅仅是工作而已,工作会成为未来几十年你生活的组成部分之一。如果这个事情你没考虑好,为什么我觉得这8 e % w \ \个很重要?如果你对这个真的不感兴趣,真的就不要选。或者说还有另外一种人,他就对钱感兴趣,只要哪家钱给够了,我就可以做。我觉得这也是一种选择。

就是大家在选择的时候,你看你选择的是你自己的爱好,还是说你选择真正的经济利益和价值,这两个都无可厚非,也没有孰高孰低。但我觉得这个大前提一定要想好,如果不想好这个的话,无论你是本科毕业也好,研究生毕业也好,博士毕业: R C a 7 _也好,还是说你是职业教育培训出来的也好,都不会有一个很好的结果,你都会做得不开心。

逸舟:我觉得职业教育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在实现你本职工作以外,你还想做什么事N O t G o 6 S x情的途径。比如说像黑犬,我们的黑犬同学在上海买完车买完房之后……

Leone:我觉得我们先简单地介绍一下黑犬同学的背景吧,要不大家不了解黑犬到底是干嘛的。黑犬同学是我们三个人共同的朋友,他本科是学的环境设计,后来又在职读了当时最后一批的复旦大学的全日制的研究生,学的是旅游管理。其实他工作的年限也蛮久的,大概工作了有六七年的时间。他在上海也已经买了房,买了车,其实从世俗的意义上面来说,黑犬同学已经圆满了,也算比较成功了。但是他最近做了一个让我们非常惊讶的决定,他到东阳的一个中专去学木工。

逸舟@ p [ _ | ~ }但我觉得这个木工跟你说你去法国学做蛋糕、做甜点是一样的。

力盈:原来这是一个如此中产的职业吗?

逸舟:我再说一个可能没那么中产,或者说没有那么阶级的东西。我弟弟,我跟我弟弟从小关系都很好,他为了想要跟我在一起去念大学,就跟我报了同一所学校,但专业不同。为了能进我那所学校,他选了一个相对冷门的专业,叫做国际贸易。

就是当时新开的一个专业,对各部分的文化分数d { s要求不是特别高。他大学毕业之后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但是有一点,他从小特别喜欢打篮球。就在上海工作了两年左右的时间之后,他觉得做不下去了。一是可能薪资不能支撑自己在上海过活下去;二是他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没有意义,他就去考了一张篮球教练证。也是职业教育,他们也是有一系列的课程,考完之后会去参加统一的考试,最终你会拿到一张篮球的教练证,他现在在老家做篮球训练营,专门做青少年幼儿的学前篮球培训。

Leone:你弟弟的经历和我一个很好的高中同学的经历很像。当时我那个高中同学是学计算机的,在12年的% M t s S + G y 4时候正好是移动互联网,还有所有的手机APP起来的时间段。他最开始工作的时候进的是一家第三方的人力资源派遣机构。

坦率讲,他其实学历比较一般,所以他并没有直接进到大厂里面去。而且我觉得那时候,进大厂的欲望好像没有像现在的人的这么强。因为在人– 0 H M ]力资源派遣机构,他接的项目基本上都是比较急并且比较大的活,他会去人家的公司跟人家的员工一起工作,所以说那两年时间内,他基本上就是全年无休,也积累了很多大项目的经验,所以他的技术当时特别地好。

后来他忽然之间决定不做了,他当时跟我讲,我特别不理解。我说你现在在技术方面,包括工作能力方面,你是OK的,现在你只要找一家相对来讲比较正规的一个企业,而不是说在这样一个职业机构里面来回去做这种外派的工作,实际上你能做得很好,而且很稳定,你的薪资待遇也不会低。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辞职了。

他辞职了之后,彻底地脱离了整个程序员的行业。他从小到大就特别喜欢弹吉他,回去之后就跟他老婆结婚了。他是先结的婚,中间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工作。结婚之后,他自己开了一家吉他社卖吉他,也做小孩子的吉他教育和培训。现在做得特别开心,也做得风生水起。我觉得可能( O n W就是每个人自己喜欢的事情和想做的事情不一样。

逸舟:每个人都有一颗想做老师的心。

力盈:喜欢和想做的事情在一起会很幸福,如果不在一起就会很……

逸舟:而且是一个可以让更多人喜欢你所喜欢东西的职业。

Leone:对,现在每天我就看他在朋友圈里面在线催他的学生交作业,要么就是催他的学生练琴。我觉$ ; U = ` x得他其实过得蛮开心也蛮幸福的。

力盈:教别人弹吉他和教别人打篮球,其实都是一个没有太多功用性的东西。所以他们好开心,因为他们不用去想一个特别功用性的东西。包括去他们那里培训,交钱的人应该也是抱着一颗开放的心态,我去多学一项让我自己开心的技能,这个技能不需要让我快速地学会赚钱,但是给了我一个释放的途径。

怎样看待转行这件事?

逸舟:但不管是辞职、创业还是转行,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选择。虽然当下会过得很辛苦,但是大家都很不愿意去放弃目前有的一些东西,因为沉没成本非常的高。那如果现在给大家一个转行的机会……

力盈:如果给我一个转行的机会,我应该不会转。我阴差阳错地选择了喜欢的专业,虽然我的职业和专业没有非s l – e m常强的联系,但是我( u ? 3 Q – p辅修了新闻传播。而且我在念大学的时候就意识到传播学非常N e V z d *的有趣,因为我意识到我对人与人之间沟通这件事情很感兴趣。我会非常地好奇,为什么人跟人之间的沟通会到达纳粹那种地步?

那种极端的案例非常地吸引我,所以逸舟写沉默的螺旋的时候,我就会想到我们读书的时候学传播学,学到用沉默的螺旋去解释纳粹。我就觉得这种事情很有意思,我很想去理解这些现象背后的为什么,所以我就义无反顾地做了下来。

当然做的这个过程当中有很多的痛苦,一直到今天你都会有很多痛苦,因为每个职业跟社会都不可能是完美地match的,而且你的职业肯定会跟社会经济发展阶段之间有很多的碰撞,会让职业发生很多的变化。比如以前的记者是很光鲜* $ e P S S s的,很有社会责任感的。

到今天,可能记者在很多人眼里不过就是没落媒体拿车马费的一个存在,还比不上一个自媒体人。但是自媒体人又会被别人嘲笑,不C ] ! 7 Z O f /过就是一帮会洗稿的人。

Leone:职业鄙视链。

力盈:对,就导致记者这个职业,或者是做内容,它的光辉在今天已经完全被洗掉了。但我觉得被洗掉是一件好事情,被洗掉说明过去那个东西其实你可能不值得拥有。对,我觉得大家对职业有着过誉和刻板印象。

我认为我们这个职业并没有那么伟大的光辉,它其实就是在做着一些很平凡的事情,就是做一个沟通工作。但我又觉得这个工作很有意义O # I L,因为我觉得人和人之间都需要沟通,小到今天我们这样的一个对谈,大到我去一个舞台上做演讲,再大到我去向全世界广播一场节目,这都是一种很奇妙的联结。

我觉得这个基础单元还是让o 7 h ! q A #我觉得这个事情很有意义,我会愿意一直待在这个行业。我来到上海之后,其实遇到了非常多的转行的机会,也遇到了很多转行的公司问我说你要不要X w x 3 S A 9 . ^来做我们的工作,你也可以做得很好,但是我始终觉得$ M S J ` / I @ ^,你肯定还是有一些最初的那种触动你的东西在你心里。

我曾经去采访过戴锦华老师,我当时问她选择这个话题,然后她就说选择背后的那个问题就是认识你自己,而且你要认识你每一个选择背后的代价。只有认清了代价的选择才叫真h % r S* F W的选择,你没有认清代价,你就做不出真实的选择。我觉得我是已经认清了代价,所以我愿意就是做出一个不转行的选择。

Leone:我觉得我可能会转行。但是我觉得工作性质也是一样的,就是跟人打交道。因为跟人打交道的职业不仅仅是做媒体和内容,可能在其他的一些方面也会涉及到很多跟人打交道的机会。最吸引我的是跟人打8 d u m交道的过程当中,我能从别人U . $ F ? N身上获取到的一些信息和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这些是让我很感兴趣的。

不论这个人是创业者,企业家,还是一个普通的人,甚q j } M A至是在路边卖炒饭的一个人,我觉得这样的人都是很鲜活的、很有趣的、很有意思的,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我甚至自己一直想做一个事情,就是把我遇到的所有的这些人的故事的片段写下来,简单地做一个记录,去看一g G 6 9 K看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样的,最起码能留下什么。

逸舟:我觉得我是我们三个人里面转行转得最多的。每一次工作都在转行,最终兜了一个圈又兜回来。就我仅有的这么几个行业的工作经验来说,我发现它们之间的差异并没有那么大,不同工种、不同{ % \ Q职业之间的差异并没有那么大。除了我们刚刚说到的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都是共通的之外,怎么去跟人打交道,怎么去跟公司的人处关系,这都是大大小小的事情。其实很多时候,是同一个思考的逻辑。

你做任何的事情,写任何的文章,做任何的设计,发布任何的内容,都有一个内在的逻辑,而且这个逻辑在不同的工种中都是共通的。所以我还是要强调我们需要去建立这种思考逻辑,建立个人的意志。

还有就是我在这( q ` 2 =么多的转行中,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是钱,就是工资。我觉得这是一个人生阶段的问题,在我们目前30岁左右的人生阶段中,很多人都会面临因为要钱而去做转行的这么一个现象。力盈刚刚说到了代价,我觉得有很多时候,工作对你来说是实现生活的一个代价。牺牲工作是不是也是你实现梦想的一个代价,这个事情你要自己去权衡。

逸舟:好,我们每个人用一句话来结束职业游民的首期节目吧。我还是从我们节目的名字去发散一下,我们的节目叫职业游民,其实这个是我们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花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从十几个备选中选出的名字。它是一个跟无业游民相反但是又相近的词语,就是说很多人? # ! ( T ! t u是在职的职员,但依然是一种游民的状态。

我们想要去跟大家沟通,试着去探讨我们这些职业游民状态的人在发生什么,怎么样去排解,去释放。我们三个也不是资历特别深的职场人,可能也就是五六年,七八年的职场经历。但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我们自己的一些困扰,能够去引发大家的共鸣。同时也希望我们的一些见闻,一些粗浅的单维度的思考,能够引起一些人的认同,大概是这样子,也欢迎大家批评。

Leone:简单地说一下,做这档播客实际上是想给大家打开一个窗口。现在很多信息是没有价值的,我们想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信息,让大家了解得更多,无论是刚刚毕业的学生,还是说在职场里面已经做了很久的人。大家听听别人的故事,听听别人的想法,再去想想自己,希望每个人能过得更好。

力盈:我其实一直以一种自己是职场新人的心态走过很多年,因为我} h c中间换过很多次工作,不断地以一个完全的新的姿态进入一个公司。突然有L ~ P @一天,我发现我不再是新人了,我就很惶恐,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资历去教新的小朋友。当新的小朋友来问我问题的时候,我发现他们面对的问题和我那个时候面对的问题已经不太一样了,我发现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了。

以前也许有很多的长辈可以用他们的经验去教导你,你的父母,你的叔叔,你的阿姨,他们都非常有经验,因为那个世界是稳固的,没有被冲击的。可是今天世界被冲击得太厉害了,长辈们的经验在这个互联网世界里都失效了。我觉得这是很恐惧的,可能连我们的经验都是失效的。

所以后面我们想要去Y H Q r z f ( W请更多不同职业的人去分享他们那个行业里真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什么,他们真正的选人标准是什么,他们在挑选人才以及在培训人才的时候最在乎的是什么,以及他们这个行业的前景是什么,我们希望请他们来讲这个事情。

但我想说的也是,他们也不代表最终的标准,他们也只是一个维度。我们希望在提供一些新鲜信息的同时,也希望不断地提醒大家,就是保持一颗辩证、开放的心看待问题,积极拥抱新的故事,也要不断地去提醒自己,这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性

本文来自造就(ID:xingshu100),魏婉莹余冰妤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工作的选择有很多种,但背后的道理只有一个插图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