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世界说(ID:globusnews),卢安然,责编:袁漪琳,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八月,热浪席卷了整个伊比利亚半岛,西班牙的电价也伴随热浪水涨船高,月均价达到106欧元/兆瓦时,打破了7月刚刚创下的92.4 欧元/兆瓦时的记录,成为历史上电价最贵的月份。而甚至E ? z F i | 4 ` =在这一轮涨价之前,西班牙就是全欧盟电费最贵的国家

根据西班牙国家电视台(RTVE)的报道,西班牙的电价从9月6日再次上涨至每兆瓦时 (MWh) 132.65 欧元,成为历史上最贵的星期一。9月的前三天,西班牙人已经遭遇了电价批发市场有史以来最高的三个价格记录 ,预计未来几个月的上涨趋势仍将继续。

本周四,电力价格再创新高,达到了平均每兆瓦时(MWh)141.71欧元的新纪录。最高峰值出现在晚上9:00到晚上10:00 ,达到155.62 欧元,而最低值则是凌晨5点,为 120.92 欧元。

疯狂上涨的电费,引发了西班牙国内巨大的争议。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anchez)不得不在媒体前承诺,“政府将保证J ` o2022年的电费水平和2018年持平”。

●2021年以来西班牙每日电价变化 / 网络

但在西班牙社交网络上,人们还是决定先采用土办法争取减少电费。媒体和社交平台上流传着花样百出的省电费攻略,比如要在凌晨四点的电价低谷时间使用大功率家电,例如烤箱和洗衣机,还有人开玩笑说,现在捡到阿拉丁神灯后的第一件事应该是问问灯神,这盏灯的电费是怎么算的。

●西班牙网络漫画:因为凌晨四点起床操作家电而把烤鸡放进了洗衣机里

极度复杂的电费体系

西班牙有一套复杂的电费体系。

在这个体系当中,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不是西班牙政府,而是一` P : K $ l T I个独立于西班牙政府之外的,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公司——伊比利亚市场能/ n b W }源运营商(Operador del Mercado Ibrico de Energa,简称OMIE)? V % f c k | z :根据西班牙和葡萄牙两国政府在欧盟的支持下于2001年达成的协议,两国建立起统一的“伊比利亚电力市场”(Mercado Ibrico de EO Z 1 Y Plectricidad,简称MIBEL)。从2003年起,OMIE在MIBEL框架下为整个伊比利亚半岛的电力供应商和电力消` n 8 V n { $ 8 R费者服务,通俗来说,这个机构更像是一个电力中介,同时,也是一个电力裁判。

OMIE负责制定西班牙的电价,和中国不一样的是,西班牙的电价是浮动的,而且每天每小时都在浮动。OMIE有一个“电H M x w [ i k力池”(pool elctrico),电力提供商和电力消费者共同组成这个“电力池”,通过招投标的方式进行电力分配和定价。“电力池”会按照核电、可再生能源、化石能源的顺{ S V v序进行拍卖。而在OMIE的“电力池”当中,最便宜的是核能和可再生能源,最贵的是化石能源,因为化石能源需要支付相应的碳Y # }排放费。最终的价格以最后的拍卖匹配价格确定,所以化石能源的价格基本决定了最终的电力价格。这被称为边际价格匹配机制(P? q ? Zrecio marginal)。OMIE则在其中匹配双方的供需,根据当天的能源的供需情况,确定第二天的每小时电力价格。因此电力价格受天气状况、高峰期或原材料价格等多种因素影响而波动。

●OMIE官网9月7日公布的9月8日电价 / 网页截图

在OMIE的电价基础上,西班牙又存在两个平行的电力市场,一个是西班牙政府负责的“规范市场”(Mercado regulaD ^ * ~ ( u ) Udo),另一个则是以电力分销商为主的“自由市场”(Mercado libre)

“规范市场”的电@ 6 o . C价由政府在OMIE制定的基础上,T n S q加上增值税和配电与运输成本,形成“小型消费者自愿价格”Precio Voluntario para el Pequeo Consumidor,简称PVPC)。从今年6月1日开始,根据西班牙政府的新电费法案,“规范市场”的PVPC会根据不同时段有不同的价格,分为高峰、平缓和低谷三个收费时段标准。高峰时段收费最贵,低~ * h #谷时段最便宜,平缓时段居中。高峰时段为10点至14点和18点到22点,平缓时段为8点到10点、14点到18点和22点到24点,低谷时段为24点到次日8点;周末和节假日全天执行低谷时段标准。

●这是笔者收到的电费账单,可以看到电费账单中已经开始区分高峰(Punta)、平缓(llano)和低谷(Valle)三个时段。/ 网页截图

只有在政府指定授权的电力分销商签订“规范市场”合同,并且仅适用于合同功率小于或等于10 kW的情况下,才能享受PVPC。通常来说,西班牙普通居民用电都符合“规范市场”的要求,因此大体上都会执行PVPC的标准。

而在“自由市场”中,– C / $ c :电力消费者可以和电力分Z % b Q m 3 3 `销商签订独立的合同,这往往是一些用电大户,他们可以从批量的电力购买中和电力分销商谈判,甚至能够取得比“规范市场”中PVPC更加优惠的价格。

电费的助推器又是什么?

一,气候变化导致的用电需求激增。

在现有的电费机制下,电力成为了一种在某种程度上自由交易的商品,所以供需矛盾会在电力价格上直接体现出来。今年夏天的热浪使得居民用电需求激增,而冬天时曾经重创马德里的大雪也一度让电网承受了巨大压力越是需要用电时,人们就会发现电费越贵。

二,可再生能源在定价权中的影0 e ) B h Q O U响力较低。

虽然西班牙政府一直力推可再生能源,根据西班牙政府发布的国家能源和气候规划2021-2030(Plan Nacional Integrado de Energa y Clima,简称PNIEC),西班牙计划在2030年实现74%的电力产出和42%的终端电力需求来自可再生能源。但是正如前文提到的,在现有的边际价格匹配机制下,真正对电价有决定权的是化石能源,因为可再生能源的产出会被优先匹配,所以即使可再生能源因为无需支付碳排放价格所以相对便宜,但是对最终定价的影响力十分有限。

三,化石燃料价格上涨。

不仅是西班牙,整个欧洲电力) b Z : G 3市场都深受化石能源涨价的影响,尤其是国@ % ^ t J际天然气价格的上涨。这也是德国政府为什么能够力排众议,不顾美国反对也要和俄罗斯签订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原因之一。一方面由于中国市场的复苏和不断增长的f _ h o z K巨大天然气需求;另一方面,欧洲开始降低煤炭和石油发电的比重,导致欧洲化石能源发电越来越依靠天然气,同时反复无常的天气变化又刺激着天然气需求。今年5月,欧洲主要天然气市场(TTF)的价格比上年同期上涨了400%。因此,许多专业人士认为,西班牙的电价短时间内仍然不会降低,伴随着冬天将至,取暖需求的增加,国际天然气价格仍将在高位徘徊。

最后是昂贵s i k ) K b的二氧化碳排放权。

对于化石能源电力供应商来说,成本) , ( ~ _ S不仅仅来自于化石燃料,还有二氧化碳排放权。但是在政治正确和金融投机的共同作用下,二氧化碳排放权的泡沫也被越吹越大。

自 2005 年以来,欧洲创立了排放交易v 2 G % 6 ? V e系统(Emission Trading System,简称ETF),该系统限l | P % v :0 : y ) b |了 10,000 个能源密集型设施(发电厂和工厂)和航空公司的二氧} t . T # g化碳排放。所有这些公司都必须监控、核实并向相应的国家机构报告其碳排放量,在西班牙需向西班牙气候变化办公室(la Oficina Espaola de Cambio Climtico)报告。它们都被分配了有限数量的二氧化碳排放权,可以免费排放到大气中。如果需要排放超过分配数量的,则可以通过ETF的框架购买配额。

欧盟委员会将2050年定为“经济脱碳年”,为了鼓励向清洁技术的技术变革,碳排放权的价格不断上升。因此,在行政干预的影响下,可以说碳排放权的价格是以一种不可逆的方式逐年上涨。

另一方面,从2018年1月3日起,欧盟的第二部金融市场指令b % 7 Y – kMarkets in Financial Instruments Directive II,简称MiFID II)正式生效,这部指令将碳排放权交易金融化。也就是说,投资者也可以参与到碳排放权交易当中。因此许多金融机构、投资银行开始进入碳排放权交易领域,投机和炒作也成为碳排放权价格升高的幕后推手。“每天拍卖的权利中有 70% 到 80% 是由金融代理人获得的,”Sendeco2 的首席执行官Ismael Romeo解释说。Sendeco2 是一家致力于自行买卖排放权并提供咨询的公司。

于是在政治催化和金融投U N R z %机的双重作用下,二氧化碳排放权的价格从2018 年 1 月的每吨 4 欧元涨到了今年 4 月的 48 欧元,如今已经直逼50欧元/吨的大关。

●自2016年以Y % i来的碳排放权定价 / 网页截图

不合理的电费构成J u + _

正如前文提到的,西班牙的电费基于三个价格:OMIE定的批发电价+增值税+配电和运输成本。

●这是笔者上个月电费账单中,所缴纳电费的最终流向。只有不到50%的钱是真正交给了电力供应商与相关机构,其余的费用则是包括增值税、配电和运输成本以及各式其他费用。/ 网页截图

仅以西班牙用电的增值税(IVA)为例,西班牙的增值税分为4%,10%和21%三个档。而电费一直以来实行的是最高档21%的增值税税率。[ T p F } H r C这个21%使得西班牙成为全欧洲电费增值税税率最高的国家。因此迫于国内民众的巨大压力,西班牙政府于今年7月1日开始到今年年底,已经将电费的增值税税率下调到10%的第二档,希望能够抵消一部分电费上涨的冲击。除此之外,西班牙政府还减免了针对发电商的六个月的7%发电税。

除了降低相关税率之外,西班牙政府没有更多的办法。西班牙生态转型部长特蕾莎里贝拉(Teresa Ribera)承认,电力批发价格史无前例的上涨,使得“规范市j \ s u场”中受PVPC 影响的超过 1000 万户普通家庭的平均电费增加 25%,并表示政府无法干预批发市场。

欧盟:忍一忍,这是必须迈过去的坎3 w =

自 2021 年初以来,欧元区主要经济体经历了非常相似的用电价格上涨。但是由于各个国家的电费体系不尽相同,所以其他国家的普通消费者并没有像西班牙人这么明显的切肤之痛。

德国的居民电价通常采用年为单位的长期合同,所以短期内的价格波动不会直接传导给普通居民。法国的大多数# C D消费者都是和法国能源巨头EDF签订合同,合同电价由EDF在每年年初公布,并且EDF的国有资本占比超过80%,因此目前也不会感受到用电高峰季的涨价之痛。法国的专业人士估计,如果电价继续维持高位,法国可能会在明年2月左右将电价上调8%-10%。

西班牙第三副总统兼生态转型部长特蕾莎里贝拉呼吁布鲁塞尔改革电力市场,以更符合家庭需求的价格。里贝拉还提出,有必要审查二氧化碳排放权市场,以防止投机性投资最终对零售消费者的电力价格产生影响。

不过,欧盟对于西班牙的R P \ + ] : L呼声并没有积极回应。根据西班牙《国家报》(El Pas)的报道,欧盟的相关人士反而警告西班牙政府,“零售电价必须不受任何政府干预”。

在布鲁塞尔看来5 e * B,高昂的电价是推动能源转型、降低碳排放的必然工具,将电价作为杠杆,不仅有助于引入可再生能源,而且还能根据消费情况调整价格,最终建立经济痛点,以帮助减少消耗、提高家庭和电器的能耗效率并找到最便宜的供应商。

欧盟委员会还在今年7月14日批准了另一系列雄心勃勃的新气候法案,以在2030 年实现减排55%而不是原计划的 40%。迄今为止,在立法过程中提出的最新措施包括收紧能源税和削减二氧化碳排放权。两者都将对电力和化石燃料的价格产生可预见的向上影响。

●西班牙当地媒体总结出了家庭常用电器的f v } k能耗占比 / 网页截图

面对国内民众的怨声载道和布鲁塞尔的远大抱负,西班牙政客们为此已经争吵了整整一个夏天。日前,极右翼政党声音党(VOX)在社交媒体上发起呼吁,号召全国人D R n 8 k 4 D a们在9月18日走上街头,向政府表达对于高电价的不满,要求政府降低电价,收回电力主权。

但是对于西班牙人民来说,比起等待政府采取什么实质性的改革或者盯着政府开出的空头支票,可能只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才是应对疯长电价的最现实的方法。这个即将到来的寒冷冬天,西班牙又要靠什么度过?

本文来自世界说(ID:globusnews),卢安然,责编:袁漪琳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全欧盟电费最贵的国家,又涨价了插图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