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塔门(ID:DT-TA+MEn),钟宛彤,编辑:王朝靖,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是个从来不缺情绪故事的行业。做着亲子鉴定的八卦综艺《莫里秀》(The Maury Show)已经热播近 30年,足以证明观众对“戴绿帽”的故事还远没? e .有腻味,而且依然焦虑科学家则礼貌地将这种情况称作婚外父权(extra-pAIr paternity,EPP,即孩子的生~ _ ^ z M F Y U父不是丈夫)。他们发现,在所有人群中,EPP 的发生频率大约是1%。

这对有些人来说已经足够高了。“去做个亲子鉴定”是很多男性间互相调侃的话语。中国自 2005 年 DNA 鉴定向社会开放后,相关机构在各地生根发芽,仅北京就从四所开到了十所以上,所有心存疑虑的男人女人只要交上几千元,就能轻松得到答案。通过一些鉴定机构的客服微信,你可以很快学会“个人亲子鉴定如何偷偷采集样本”。

但知道真相之后呢?

我们和两位亲子鉴定师聊了聊,两人分别入行 2 年和 17 年,并且对这份工作有截然不同的态度。以下是他们的自述:

邓亚军

#1972年生#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所长

从 2003 年到现在,我总共做过十几万例亲子鉴定。

刚开始的时候案例很少,像 2004 年就几百例,2006、2007 年变成两三千,到了 2010年之后每年就有上万例了6 X p `

因为在 2007 年,国家卫生(现在的卫计委)出了一个政策,所有超生但没有准生证的孩子,都要补办出生医学证明,这就得做亲子鉴定。所以落实到地方后,从 2010到 2016 年都是亲子鉴定的高峰期。

年内的高峰肯定是寒暑假,很多孩子上学需要补办户口。春节后人也会多,过节时亲戚朋友见面,闲话很多,爱以亲子关系来调侃说事,挑拨到两人之间产生猜疑,也会形成一个高峰。

来做鉴定的人从 15 岁到 80岁,都有。除了司法上的需要,比如上户口,其他人都是抱着怀疑来的:爸爸怀疑孩子不是自己的,或者妈妈怀孕了,不知道孩子是不是丈夫的。

据我估算,为了落户来做鉴定的人,结果是排除(即非亲生)的比例在 1%左右——这应该比较接近整个社会的情况。出于怀疑来做鉴定的排除概率就高很多,大概在 20%左右。

男性在这是弱势群体

通常来做鉴定的都是父亲,尤其是父亲带着孩子。这些父亲做鉴定的时候很忐忑,总打电话问结果出来了没有。

他们的样本来了之后,第一步是 DNA 提取,第二步进行 PCR 扩增,第三步是上机检测,整个流程最快是五个小时。身体上所有的组织——只要是含有细胞核的,都可以检测。血i 7 0 s液、毛发、口腔拭子G f k + Q L M – F出结果最快,比较复杂的样本,比如烟头、牙刷、指甲、牙齿、骨骼,需要的时间更长。

选了加急鉴定的人,就在我这坐上五个小时。如果知道孩子是自己的,这些父亲会如释重负。他们做鉴定的目的,不是要证明老婆红杏出墙了,他们不是那么介V ? s 9 u \意老婆有没有出轨。他们只想证明孩子是自己的,这是男性普遍的心理状态。

有个父亲,因为觉得孩子长得太好不像自己,吃了半年的抗抑郁药,知C Z h k U ! c 5 p道孩子是亲生的之后,直接i ` # { l把药瓶扔了。

在亲子鉴定中,男性是弱势群体。一个母亲至少可以肯定是孩子是自己的,但是父亲可能就有怀疑,他们在心理上是处于弱势的。

女性纠结的就是怀着的孩子是不是自己丈夫的。但孩子生出来后,女性就不纠结了——至少我们没有碰到反例。所以女性做的都是孕期鉴定,再决定要不要孩子。

当然,我指的是来做鉴定的男性处于弱势,至于所有的男性,他们一点也不弱。在中国这样一个以传统儒家血缘关系为纽带的一个国家里,他们尤其关注孩子是不是亲生的,也很正常

孩子成为受害者

有个案子我记得很深。一个父亲特别想有自己的孩子,老婆生不了,也不同意人工授精,他就提了离婚,把两套房子分给对方。之后他通过人工授精得到一个孩子,养到快一岁要报户口的时候,他做了个亲子鉴定,结果发现这孩子不是他的。

你说他怎么办?在北京,两套房子不得价值一两千万?他付出那么大代价,离了婚,也已经跟孩子构成了养父子的关系;去找代孕机构能有什么赔偿?

人工授精都是在显微镜下操作的,可能医院的一点实验错误,就是一个灭顶的打击。

其实孩子也是很无助的,我们更关注这种情况。

比如有个孩子一生下来,母亲跑了父亲进了监狱,就由父亲的亲属代为抚养。养到五六岁,这孩子没户口,得跟父/ t ~ ~ Z % C亲做个鉴定。我们千辛万苦跟监狱沟通,取了血样,回头跟这个孩子一做鉴定:没有血缘关系。你说,那些亲属还愿意养这个孩子吗?

所以,孩子很容易就成为受害者的角色有些父亲不愿承认自己的孩子,因为之后要到法院打离婚官司,他们不愿意承担抚养的责任,甚至想诬陷女方出轨。

还有因为乱伦生下来的小孩——那些父亲和亲生女儿的孩子、儿媳妇跟公公的孩子。

我碰到一例,家里五口人——孙子、儿子、儿媳、爷爷奶奶都来了。这个爷爷信誓旦旦,“村里人都怀疑这孩子是我跟我儿媳妇生的,我现在就要证明我孙子是我儿子跟我儿媳妇生的”。\ z P结果鉴定一做出来,他孙子就是他儿子。

有时候我们很难琢磨这些人到底在想什么。我们不关注鉴定背后的故事,也不会质疑他们,但这爷爷编了个这么好的故事。

人性这个东西太复杂,我总结不了。但我给所里年轻人灌输的观点是:任何一个人跟你说的任何话,都不要相信。

要想那么多,我得为多少人焦虑?

我一入行就接触到很多媒体,很早就习惯了对我们职业褒贬不一的评价。比如有的案子,父亲拿到鉴定结果之后,一把就把孩子推走了,我觉得这是对孩子的伤害。

底下就有评论说:不要假装圣母了,这还不是因为你吗?你要是不做鉴定,怎么会有这样的伤害?

但站在我的角度,孩子有权利知道他的亲生父母是谁,父亲也有权利| r 0 m { n知道他抚养的是不# / u R a是自己的孩子,我是这样想的。

后来我听到的声音太多,习惯了就好了。毕竟我2 M $ C N只是用技术得出了一个真实的结果而已,其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的观点是,有怀疑,就一定要解决——最重要的就是真相。但知道真相以后怎样,谁都无法预料,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要想那么多,我得为多少人焦虑?

除非是那种盲目四处做鉴定,恨不得做了七八次结果d 2 u都一样,还要再找我K C 1 o A做鉴定的人,我会劝他不要做。还有的人孩子都30多岁了,已经到处做了鉴定,都肯定这个孩子是他的,他还说自己没有生育能力。

一家机构可能会做错,哪会那么多家d l , c D X L都做错呢?他们不愿意面对或者特别偏执,就不愿意承认这样的结果。

总见到这样的人

在 2010年之前,很多电视剧从来没有提到亲子鉴定,但现在,只要牵扯到血缘关系的纠n 8 , 2 X N E p纷,大家第一反应就是要做亲子鉴定。

而且,本来北京只有四家法医物证鉴定机构,现在已经有十几家。v s i 0 e &比起高峰,现在鉴定量少了一些,也不能说怀疑的人少了,而是新的机构把很多案件分流了。

但这毕竟还是个非常小众的行业。直到现在,很多人还以为亲子鉴定只有医院能做。找到我们的,可能就是非常焦虑、非常痛苦或者非常纠结的人了。不过我们总见到这样; b . } $ W #的人,而且他们也不具有社会的广谱代表性,所以我们觉得还好f V 5 I 1

这么多年来,带着疑问来做鉴定的孕妇变多了——主要是技术革新了。以前必须在怀孕四周以上抽羊水,会有 1%的概率导致胎儿流产,而现在只要抽妈妈的血,并且把以前四个月的要求提前到六周,这种情况下,大家觉得做一次也没关系。

除了这些,就没有什么变化。十几年前就有人问,有一天亲子鉴定做完了,你们怎么办?

但亲子鉴定是做不完的。人有出生,有死亡,就有这个需求。血缘是个亘古不变的话题,没有这项技术之前这个话题就存在,所以它会一直存续下去。

小羽(化名)

#95后#某司法鉴定机构实验员

在所有需要自我O – Z l 8 H %介绍的场合,我都不会说自己是亲子鉴定师,大家都觉得这个职业是破坏家庭和谐的,有点缺德。如果说是法医= ( w,人; q 6 2 X j \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又是尸体。

所以我就说自己是做实验的。别人以为我在搞科研,就觉得高大上了很多。

我确实每天都在做实验。不过就那么几个步骤:剪取样本,放到实验管里,提取 DNA,扩增,分离,得到完整的 DNA 图——不管什么样本都是这样做。我做了两年,就觉得枯燥乏味。

当然还是长了很多见识,性方面、伦理方面。

偏心

大概每十个案件,就有两三个不是亲生的。

我记得有个刚通过代孕产下的孩子,被父母抱来做鉴定。结果孩子和两人都没有血缘关系。那对夫妻生气,说孩子不要了,还要求退钱。

现在代孕的需求不少,但风险很高,有像这种搞混样本的,也有的代孕出来发现是男方和孕妈的孩子。

但代孕本身是不合法的,所以不仅夫妻俩的几十万打了水飘,孩子可能还要去孤儿院。

血缘到底有多重要?我一直在想。

我记得一个年龄有点大的女人领养了一个孩子,哭着求我们想做一份亲生的报告,被采样员婉拒。

后来我们讨论,她可能觉得领养的始终不是自己孩子,或者是怕孩子以后看到伤z j $ P , $ r心吧。

作为# 6 J O 8亲子鉴定师,我们当然是偏心的,希望每个案件的结果都是支持(即亲生)。如果是排除,就会让一个家庭苦恼,我不想看到这种结果。

但有些案子,是结果“支持”但很无力的。我记得有个中年男性,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走丢了,十多年后,派出所通知可能找到了,让他做个鉴定。

他看到报告上写着“支持”的时候,马上眼泪就下来了。

可是找到a V 1 ! p了又怎么样?那个孩子在别的家庭过得很好,和养父母感情也不错。这个男士向我们哭诉了很久,说自己找了十多年,钱花了不少,妻子都和他离婚了,他还是一直在找。

他无助的样子让人忘不了。

不过亲子鉴定也能反映一些社会变化。

比如 2018 年开放二胎后(不用交超生费),很多家庭来给孩子补上户口,那时候我们案件超多的,天天加班,最忙的时候一天要发 160个案子的报告——平时一天也就五六十个。

2019 年开始,感觉生二胎的就多了,我们那一整年的案件量都有了提升,一周能加班四五天。那段时间我也快崩溃了,最晚一次到十二点才下班。

畸形

我在大学念的是法医y 8 – 5 F X R T学,本来觉得那是很厉害的工作,能够还死者一个真相。后来没能考进公安局,来了这里就觉得,好像在慢慢脱离法医这个职业。

比如常规司法鉴定需要的样本是血痕、头发和口腔拭子,但除此之外,我还要处理大量的指甲、烟头、牙刷、口香糖、精液、经血。这些样本属于隐私鉴定,处理起来难度更高,没有法律效用,但更容易获取,也不需要主人到场。

它们常被人偷偷送来。尤其今年,送了特别多精斑纸巾和避孕套。有一次换岗,我看见另一个实验员在吐。

太臭了,真的特别臭,就是腐烂的肉的味道,戴着口罩都闻得到。

有些案件确实超乎想象,如果不干这个工作,我不会相信还有这种事。像有些“渣男”,特别喜欢向陌生人炫耀自己怎么在小三和妻子间周旋,有人还让自己和小三的孩子入了妻子的户口(领养要求做亲子鉴定,证明不存在血缘关系),觉得自己很厉害。

而且以前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有人要把流产物带来i { b B t h h ,做鉴定。后来一个老实验员说,她们一般是有K 8 / \ e v 9 R钱人在外包养的小三,怀的是男孩就会生下来,如果是女孩,但经过鉴定属于男方,就能换一笔钱作为补偿。回想起来,接触到的流产的好像大多都是女孩。

我很有负罪感,也很怕做这种样本,有的胚胎已经成形了,有的还没有。每次做完实验都让家里人给我发一个红包(去晦t B # N P p | 8气),这也是一种习俗吧。

有些“正妻”还会默许丈夫这么做,她们想要男孩,自己可能不能& a 3 6 \ { h H X生,我见过鉴定出来是一家人但女人是小三的情况,一对双胞胎男孩,男方家里为一个孩子出价三十万。我有时候想,那些小三和代孕的没什么两样,都只是别人传宗接代的工具– 9 b + p z 5 2

我干了两年,觉得有钱真的能买到任何东西,对爱情和人性多多少少也有怀疑。

不过这是畸形的价值观,要懂得,但千万不能学。

本文来自塔门(ID:DT-Tamen),钟宛彤,编辑:王朝靖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我做了17年亲子鉴定:血缘对男性到底有多重要?插图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