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坏雷达(ID:badradar),胡涵Marvin,题图来自:unsplash

据说在华为,知情权是重要的管理工具,细到某个层级可以阅读到什么权限的文件,都要事无巨细的规定清楚。

最近坊间有个流传甚广的段子:做Q ` l 1时间的朋友,不如做领导的朋友。做领导的朋友,本质上是偷偷向上搭一根信息管_ ( ( I道。

因为信息不透明,而选择用信息差套利。理论上说,这是中国特色的商业模式。

“知情”是阶层流动的关键要素。普通人逆天改命,以弱胜强,多数靠的都是“算”。会算天时地利人心,才有可能以小博大。

信息很重要。因为多数情况下,信息是免费而无价的。传播技术上的免费意味着信息的获取、存储和解读不需要家世煊赫或腰缠万贯。

而无价,则意味着,多数普通人命运的逆转都是取决于在那一瞬间,脑袋中究竟存储了多少信息。

评估不同社会阶层流动的情况,信息的质量和传播是个值得研究的坐标。大概率,一个允许信息制造、流动的社会,阶层固化的可能性也相对较小。

刀尔登以前有篇文章,“道德下降` b @ Q 2 d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

相当精准。现代人进入公共生活的第一步,就是先区分什么是事实、什么是观点。做决定是基于被建构起来的观点大厦,还是基于事实,最后结果天差地别。h z Z u T I &

不过在当下,第一步要区分的可能还不叫观点,而是情绪。观点是思考和想法,而情绪是人性的放大。

十几年前W I V 0 Z ~ J i {,我第一次看网络小说。没读一会儿,发觉自己内心深处某一面的暴躁、复仇和愤怒不期然也被拙劣的文字勾起。我意识到,这类阅读与其说是思考,不如说是以文字为工具行自我抚慰。

同样,靠抖音来获得信息,至少在现阶段,主要是寻求在琐碎生活里瞄准心理w y 5 1 c \ J x D弱点的生猛一剂。

当理论上最大的媒体也在用震惊体,这就意味着,我们今天的公共讨论,巍然耸立在巨大的集体情绪之上:仇恨t l \ – Z @ v /、嫉妒、阴谋、欲望。

未来的信息消费者,大概会分成截然两类。一类臣服于免费的、易得的、囚笼之中的情绪,另一类则以更高的成本获得信息。

放在股市的试炼场里,前者,我们一般叫韭菜,后者固然也不) : M = c x –是大庄家,至少,还能自嘲为半个价值投资者。

一个原本就擅长制造信息差的社会,会在技术合谋之下,将信2 $ { H i 1 r l息差继续拉大。

当下,有影响力的观点类自媒体,早已经不再说理辩论,而是寻找情绪,抚慰情绪。比如,某些官办的“青年”系列。

为什么要将知情权列为某种特权?因为恰当的知情权能确保决策有更多可能符合现实走向。

而消费情绪,一定会走向别人设计好的道路。

所以,直播间里那些愤怒的声音,从另一重维度看来,是滚滚而至的韭菜的洪流。

坚定而决绝的淘金者们,此刻想必已经开始琢磨背后的导演方法论。

因为不甘于做韭菜,而最终成为韭菜。

不讲事实,只讲情绪,是与g A ]世界的多样性和人生的可能性主动诀别。

只关心情绪,从人生的意义上看是责任转移。把艰难漫长的自我奋斗偷换成焦灼的嗷嗷不休的宣泄,如此一来,错误都是他人的,b W N 4 Z Y 8荣光都是自己的。

人们越是以为宣泄了愤怒,就越容易沦为一种工具。工具们会过时,韭菜随风而逝。

无数根韭菜捆在一起,只是方便收割而已。

本文来自坏雷达(ID:badradar),胡涵Marvin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韭菜随风飘扬插图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