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梁一粟,审稿:蟹黄捞饭,图片制作:8,照片除标注外均来自作者,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麦哲伦—智利南极大区是智利最南端的行政区,它的首府蓬塔阿雷纳斯(Punta Arenas)距离南极海岸线仅1000余公里,故被喻为“南极门户”

麦哲伦—南极大区

宛如“世界尽头”的地理位置造就了该区域魔幻的风光与鲜见的物种:那里遍布着奇绝的雪山冰川、岛屿湖泊,生活着南美骆马、美洲狮、安第斯麋鹿、巴塔哥尼亚狐以及麦哲伦企鹅等。

(横屏欣赏g U K + { E %美景)

百内国家公园一景。高山融雪化为涓涓河流,又因地势落差形成汹涌的瀑布,最后汇入静谧之湖泊。水亦似人般灵动,形态不同,性情各异。

漫山遍野的麦, M k p : | ] _ d哲伦企鹅。

光怪陆离之百内国家公园

百内国家公园(Torres del Paine NatIONal Park),位于安第斯山脉南端,巴塔哥尼亚高原边缘,堪称“麦哲伦—智利南极大区名片”,曾被美国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评为“一生中不可错过的50个景点之一”。

“百内(Paine)”,即土语“蓝色”之意。园内主要以山脉、冰川、湖泊地貌为主,再配上蔚蓝苍穹之底色,可谓蓝得沁人心脾。

官方地形路线图P Q 3 1 1 ),精微恰切h . ~ * 8 R { ! G。门票20000比索(约合165元)一张,可以三次进园。图:torresdelpaine(公园官网)

只是越迷人的越难以接近,去往百内国家公园之路着实一波三折。我们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乘坐飞机,历经四个多小时到达蓬塔阿雷纳斯,再由市中心的汽车站乘坐大巴,耗费三小时来到纳塔莱斯港(Puerto Natales),最后还需两小时的车程才能进入百内国家公园。

纳塔莱斯海港小镇是到达百内C $ 6国家公园的必经之地,图中的Don Jorge烤乳羊店令我印象深刻,好吃到眼角嘴角双双落泪。

园内经典景观颇多,奇幻风光随时随处显现,耳得之为声,目遇之成色,可谓五彩争胜、流漫陆离。较为专业的徒步旅行者往往会选择上图所示的两种路线:

第一条为红色所标之“W”线,全程约60~70公里,耗时4~5天,途径百内三塔(las Torres)、法国谷(Valle Francs)、格雷冰川(Glaciar Grey)等地标,性价比很高。第二条是在“W”线的基础上再加紫色一段,被称为“O”线,全程约110~120公里,需耗时10天左右,对徒步者体能要求较高。

最负盛名的百内三塔忽隐忽现于氤氲水汽间,亦有不同于金光初照下的空灵清幽之美。

由于行程局促,我们竟然只留给百内国家公园两个整天的时间,着实有些暴殄天物。于是我们计划每天早晨从纳塔莱斯镇上乘坐7点发车的大巴入园,傍晚搭乘19点的末班车回到镇上。

第一天的起点area de acampar Las Torres,远山近马相映成趣。

第一日我们先坐大巴来到Laguna Amarga入口,再坐小巴到达area de acampar Las Torres徒步起点,目的地是约4.5小时路程外的百内三塔。虽一路跋山涉水、风吹雨打,然风光异常旖旎,令人高潮迭起。

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影布大地,光怪陆离,目之所及皆流动之象。

身在山谷间,s n \ ` # k H E ^一里不同天。风雨无常,移步换景。远景近象胜似画,我亦幸为画中人。

云在有无中,峰在缥缈间。此为藏身于深山中的百内三塔。

第二日我们坐大巴来到Cafeteria Pudeto入口,耗时三个多小时步行来到山鹰瞭望台(Mirador C| l : : ! fondor),之后原路返回。再花一小时来到大瀑布(Salto Grande)。上午的天气以阴雨为主,我们走得格外艰辛。万幸下午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裴欧埃湖。短短一上午,经历十数次晴雨转换,真是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成片出现的枯木触目惊心。数十年前,曾有游客在园内违规用火,造成严重火灾,烧死了大量树木。

这些死去的D J 3 W V G n树木以白骨之色与僵硬扭曲之姿态深扎观者眼中,悲逝之情蔓延心头。

山鹰瞭望台背面的“坟场”。漫山遍野的枯枝亡干,像被冰晶附着,透露着一股深深的寂静与肃杀之感,为百内风光增添了一份关于生命的厚重。

百内角峰(Los Cuernos),因状如牛犄角而得名。

大瀑布(Salto Grande),宝石蓝的水色,令筋疲力尽的我们在大吃一惊的同时,有大喝一斤的冲动。

瀑布流向远方的湖, O ^ % q泊,水于光影下展现着曼妙的身姿,并渐渐地由疯狂趋于平静。

两天下来,我们的步行时长将近二十小时,但对百内国家公园的探索或许只是冰山一角。

既然有收获与震撼,就必然也会有错失与遗憾。最令人惋惜的莫过于未能一睹格雷冰川(Glaciar Grey)之绝美奇貌。看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从此以后,它便是我留在远方的羁绊与呼唤。

惊现于“世界尽头”的冰川与企鹅

为了弥补错过格雷冰川的遗憾,我们在纳塔莱斯报名了快艇半日游,参观Balmaceda和Sh , / lerrano两处海岛上的冰川。

艇条件不错,还为每位乘客免费提供加Serrano冰川冰块的一杯威士忌。

剧烈的海风吹跑了我头上的帽子。

过于频繁的晴雨转换催生了彩虹,短短三日,三度显现。

我们乘船接近Balmaceda冰川,蔚蓝的冰川渐渐探出了头,然后露出了它庞大的身躯。

那是一种诱人心魄的蓝,总是让我有想咬一口的欲望。

世上能有几人知,虽“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而身着一袭陌生、神秘的蓝装,则更易将人俘获。

Serrano冰川位于一座海岛深处,下船后还需步行40分钟。毫不夸张地说,它唤醒了我内心深处沉睡已久的白雪小公主。


光影流离,E [ : D B ? L明暗交际。冰川仿佛以一种唯美的姿色锁住了时间的消逝,却难以定格自然的幻化。

在快艇上,我们与来自德国的一家人面对面坐着,并共享一张桌子。夫妻二人已年近六旬,小女儿才高中毕业。

有趣的是,夫妻俩在全程大多时间里都含情脉脉地抓着彼此的手,互相表达着爱意并说着一定音量的私房话,女儿在一旁显得无聊多余,就趴在桌上睡去了。我想,这种t O * d b情愫或许才是我近几日所见的最稀有珍贵的东西了吧。

回到蓬塔阿雷纳斯,我们又踏上了. i o A u去Magdalena岛看麦哲伦企鹅(Spheniscus magellanicus)的旅程。

因航海家麦哲伦在南美洲的一次航行中发现此类企鹅,故以“麦哲伦”将其命名。实际上,从赤道到极地,地球上被发现的企鹅约有二十种。麦哲伦企鹅主要生活在温带地区,它们的活动范围也能达到热带。

该岛距离蓬塔阿雷纳斯海港约两小时的船程。

麦哲伦企鹅属于环企鹅属,体积比生活在南极的帝企鹅(也就是QQ标志)要小一些,成年外貌特征如图所示:脖子上有两条白带,并涂有桃红色眼影。


舐犊情深。奉行一夫一妻制的麦哲伦企鹅有权决定生几胎。

如果说d v r J 6 n,当初马赛马拉漫山遍野的大象能够召唤我灵魂深处的野性,那么这漫山遍野的企鹅则足以撩拨我无比温柔的心弦。


它们喜欢打洞修巢穴,且不惧游人。

岛上还栖息着数量繁多的海鸥。

由于水性极好,这些游泳健将们常下海捕鱼或乌贼,有时可潜水至海下70多米的深度。


这是一只翻坡越坑、长途奔袭,一心一意赶着“上班”的企鹅。

留下一个终极念想

人们说,蓬塔阿雷纳斯是众多旅行者前往南极大陆的最后一站,他们往往在此做最后的休整与准备。故而我们在那几日也常遇见与南极有关的人。

百内国家公园的某个餐厅里,一个来自香港的旅行团立马使氛围雀跃起来。神采奕奕的香港阿姨们难得见到亚裔面孔,兴冲冲地前来与我搭讪,眉飞色舞间,很经意地说出他们即将去往南极大陆的安排。我顺着话锋,表达了羡慕之情。她们如同少女般乐得花枝乱颤。

在蓬塔阿雷纳斯的街上,我们遇到一对散步的来自中国的中8 O 5 !年夫妇。他们浑身散发着满足与自信,气定神闲地诉说了他R \ % V y 3 # V o们刚从南极大陆回来的事实。谈及两万多美元的船票花费,他们轻描淡写地鼓励我们:“年轻人多赚钱,将来你们也有机会的。”

虽然之前我们并没有去往南极大陆的计划,但在那样的情境之下,也不免心猿意马,心驰神往。那么,就在那远如世界尽头的远方留下这样一个终极念想吧,让它在我的余生中时时骚动,不停召唤。

本文来自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图文梁一粟,审稿:蟹黄捞饭,图片制作:8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前往智利的南极大区,我看到了什么?插图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