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虎嗅驻成都编辑

作者:雨林下,封面:东方IC

“叮铃铃…”景区管理员小罗熟练的接起客服座机,刚听了两句就面露难色——又是一例无人机掉落的投诉。

“游客在空中飞无人机,我们管不了也没法管,真掉下来伤人,按理说不该我们担责。”小罗每次接到类似的投诉都很委屈,“电话那头毫不客气,甚至有的直接开骂,仿佛我就是飞无人机的那个人。”

随着航拍成为时髦,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携带无人机出游,但由于机器性能尚不稳定,一旦发生故障,中途坠落很容易造成误伤。

当然,伤的不止是人。

8月9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出台《崇左市白头叶猴栖息地保护条例》,明确规定禁止使用无人机追逐拍摄白头叶猴。

除了世界濒危物种,也包括一些历史景区,无人机旋翼在飞行过程中可能会损坏古建筑文物,如果本身是保密单位还有涉密风险。

面对无人机的双刃,无人{ z +n I 4 5 l反制产品应运而生。

“反无人机行业很新,大概从2016年才开始起步。”一位关注反无人机赛道的投资人告诉虎嗅,“这行很看重供应链,西南是重要的国防科技工业战略基地,军工资源雄厚,川渝聚集了很多有实力的反无人机公司,再就是武汉、西安,外加个北京,但北京技术力量偏弱,强在销售。”

目前反无人机领域的玩家主要有三类:第一类是国家队,主要接政府需求做大系统集成,较少涉及具体软硬件开发;第二类是做研发的民营企业,创始人大多来自军工院所,有做硬件设备的,有做软件系统的,也有兼而有之的;第三类是集成商,不做生产只做整合,主要承担渠道商角色。

为乐山大佛景区做反无人机系统的成都空御科技有限公司给虎嗅模拟了无人机的入侵和反制过程。

从无人机外围入侵开始,雷达和无线电一类的侦测设备就会开始进行探测预警,区间内能观测到它的位置、机型和飞行轨迹。接着进入跟踪识别区,光电开启影像取证,进一步确认入侵飞行物的性质以及上面有无挂载。最后就是拦截处置区,这个区间手段比较多,包括驱离迫降、定点诱骗等。

创始人吴浩介绍,一些重要领导人会议或者明星演唱会的传统地面安防. F \已经做得很好,称得上严丝合缝,但如果加入无人机的威胁,会发现已有的安防手段几乎全部失效,所以有了无人机反制系统可以真正形成“立体安防”概念。一般来说,单套设备能覆盖5公里的范围,每次服务价格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言及在反无人机领域创业的契机,吴浩表示自己清华电子系本科毕业以后,就进入了某部队研究所念硕士并留所工作,期间的主攻方向就是军用无人机监测反制,因为看好反无人机民用前景,在2016年正式创业。

西南腹地是国家“三线建设”时期的关键布局点,内迁了大批国防科研、军工企业,因此,有大量军工技术转化转移到民用产业,同时民营企业也可在通过认证后取得军工配套的机会。

“那时候就已经l 4 & ~ : _有太多人在做无人机了,竞争很激烈,于是我想到了反无人机这个伴生领域。”吴浩说,“反无行业还远没到饱和竞争,大家都不是敌人,你做你的,我做我的,碰上还会聊聊各家技术方向。”

“发现V l q | w @ x x }”比“干掉”更难

反无人机的底层指导原理是多传感器融合的技术,涉及到的手段包括无线电设备、雷达设备、光电设备、干扰设备、诱骗设备和便携设备。

因为民用无人机属于典型的低、小、慢目标,探测难度大,容易误判成鸟群等飞行物或其他信号源,所以有效的“识别”是全套流程中比“击打”更难的环节,无线电和雷达探测也相应成为门槛最高的技术。

光电设备是由云台摄像机演变而来的,可以通俗理解为监控摄像机。发现无人机目标之后,必须靠光电搜索确认目标来达到取证目的。

干扰设备是采用智能高效干扰的方式,对无人机的图传、飞控和导航信号的接收和处理进行阻断干扰,实现强制返航、迫降、驱离等效果。

诱骗设备,简单来说是通过发射定向或全向的射频信号,干扰无人机导航信号,从而达到对无人机的诱骗功能。

便携设备主要指无人机反制枪,虽名字带枪,但并不会) / S ] g \ @ C 4真的把无人机打碎,而是效果与干扰设备类似,让其受到电磁干扰,阻断飞控系统、图传系统和导航系统,最终致使无人机在在空中悬停、返航或者迫降。由于反制枪体积小、重量轻,操作简单,是运用最广泛的设备。

以上这些设备的功能雏形都已经初步实现,但仍需要迭代,尤其是硬件参数的精度和功能突破,以及设备间的快速联动,都距离成熟还很远。

G b s g 9 K \ v业目前的技术瓶颈核心体现在系统的稳定性和扩展性上,比如能否实现无人值守自动处置,不同部署场景能否有强适应性等。

从“保安”到“交警”

反无人机行业足够新,想象空间足够广,能讲的故事足够多。

全球第二大市场研究咨询公司Marketsand markets最新的报告指出,2020年全球反无人机市场总值预计有6亿美元,2025年将达到24亿美元,未来五年的复合年增长率达32.2%。据空御科技整理的国内反无人机公开中标信息显示^ u @ R Z ; ) y,2020年相关项目数量已从2016年的十几个增长到四百余个,不计非公开的招投标和军用集成项目,总预算近十亿元。

现阶段,行业主要以无人机反制为核心,可以通俗比喻成严打擅闯P } 7 M { ]者的保安,销售更多是面向政府,参与重要人物、重要活动、重要设施和景区场景的安防。

下一阶段,行业可能迈向整个低空安防和低空交通管理系统。& x w 3 o b 7这时就把无人机的概念扩大? r j g ! t到低空飞行物,包括热气球、直升机,甚至飞行汽车、通航小飞机。} 9 w { q ) W这些东西大量出现后,低空领域的用途会越来越多,也会越来越繁忙,进而需要秩序整顿,反无人机行业也会从反制升级到管控,从保安升级为交警。

“市场刚起来,大家都在摸石; w ? 9头过河,前期虽然可能会出现像无人机现在的竞争态势——低价位区间角逐激烈,但再往上门槛会越来越高”,投资人向虎嗅阐释项目的判断逻辑,“任何一个新兴市场,真正有技术壁垒、有全产业能力、有整体方案解决能力的公司才会随着市场变大吃下多数份额的蛋糕。”

投资人表示,e F G + [从资本角度,今后的主导玩家者或许不会出现在反无人机领域,因为这属于一个被整合的产业,而不是整合别人的产业。更可能会被安防行业的巨头公司并购,或者被国家队收编进智慧城市的体@ * ` h r d U系。

尽管目前的市场足够让一家小体量的反无人机公司成长到中型,但要再继续成长,就要看行业走向。任何政策规定和无人机厂家变化都可能对这个] 6 q P L / g $伴生行业造成巨大影响,甚至使业务形态发生不可知的颠覆。

比如,一r u a % $ c纸下令要求某种级别的赛事都必须布置反无人机安防,甚至出台明确采购标准,行业的市场需求会瞬间提高,企业订单量会突飞猛进。还比如,真到了大范围启U % W E用反无人机系统那天,又会出现无线电干扰通信基站信号、高空坠物等新的安全问题。

总体来讲,随着国家对无人机黑飞的重视,新技术新理论也会按下快进键,反无人机设备和系统将不断= R r e添枝增叶,探索新的应用场景,叩开更多领域大门。

本文为「无人机在西a H 4 j m南起飞」专题策划第三期,第一期回顾:《巴山,夜雨,无人机》第二期回顾:《李白走不完的蜀道,他能飞完》将持续报道无人机和通航相关产业,欢迎交流探讨。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枪口”对准无人机插图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