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任娅斐,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国庆长假,对新能源车车主而言,堵车不可怕,没电更尴尬

10月1日,一位从深圳回湖南的新能源车车主,在耒阳服务区给车充电时,花费了五个多小时。原本预计8个小时的车程,硬是花了16个小时。这位新能源车车主更是表示,排队的4个小时里连洗手间都不敢上,因为怕被插队。

无独有偶,国庆自驾游开着电动车遭遇的尴尬事,不在少数。

有网友上传的一则视频中,有新能源车S ? V y G b | R W车主为了争夺服务区内的充电桩而大起争执,最后干脆抱着充电设施坐地不起;另一则发生在广东的视频中,一新能源车碰上高速堵车,因担心电量支撑不住不敢开空调,30多度的天气,一家人耐不住高温只能坐在路边乘凉。

涉及“电动爹”糗事的视频发出后,引起热议。

有人幸灾乐祸、冷嘲热讽,“敢于在高峰期开电车跑长途的人都是真的猛士……”;有人b l 9 @感同身受,“同为电动车车主,我能跑530公里,一般单程最远就是400,100以下我肯定焦虑了。”

里程焦虑` w k \的背后有个问题挥之不去:随着新能源车保有量快速增长,充电桩等基础配套设施能否跟上?

充电联盟发布的充电桩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联盟内成员单位总计上报公共类充电桩98.5万台。全国充电基础设施累计数量为210.5万台,同比去年增加52.3%。而截止: 7 k / y |至今年九月底,我国新能源汽– U , a . L车保有量为678万辆,车桩比例不到3:1。

一个现实是,国内已经飞速铺排的k _ w $ = * ! ^ $情况下,中国的充电补能体系仍不完善。

这位深圳车主在耒阳服务区遇到的充电排长龙,正是发生在充电桩供需失衡的状态下。

根据国家电网统计,10月1日至3日,国家电网充换电E I e G b ) M服务网络总充电量同比增长59%,其中高速公路充电设施充电量同比增长56.52%。从高速公路充电设施单日充电量来看,10月1日高速公路充电设施充电量达到142.92万千瓦时,接近平时日充电量的4倍,达到历史新高。

那些日常通勤使用的电动车在各种场景下暴露出的严重不适,在一个国庆长假,成了对充电桩行业最大的一次“B \ . C 4 , s D e压力测试”。

车在囧途,人在服务区

“节假日充电桩的排队情况,比高峰时段的女厕惨多了。女士憋不住了还能去男厕将就,如果车没电了,才是尴尬,等也不是、继续走也不是。”王生感叹道。

王生告诉盒饭财经,开电动车远行,他最多单程跑300公里,虽然车的标准续航有500公里,但高速耗电比市区要高很多,加上堵车期间维持空调和车载系统所需的消耗,实际能够行驶的里程要少。

“通常电量只剩20%的时候,我就要开始找下一个充电桩了。去年5月碰到广东虎门大桥发生异常晃动,在距离桥几百米的地方被拦停,我直接熄火,夏天的下午热的要命,被电支配的恐惧O Z t f ?永远不会忘记。”王生称。

杭州的一位特斯拉Model 3车主甚至晒出了自己出远门的各种充电技能。

“我学会了买不同的充电器,装上了5个充电App,灵活使用高德寻找充电桩,做好目的地和充电桩之间匹配的各种路线,还重温初中物理,机灵地学会功率、里程、时长、单价以及不同充电桩一公里多少钱,一块钱能开几公里,200公里充多久之间的换算。”

为了这次回p Z F家,晓峰这次提前做了一些备案,但从河南周口往返南京,1000公里的路程,堵车、充电慢、没有充电桩、充电排队等问题,他仍然碰到了。

虽然现在充电桩的铺设在逐渐完善,但是仍分区域。晓峰从周口到南京,经过2个高速,分别是大广高速和宁洛高速,全程500公里左右,高速服务区共有约11个充电站,均是国家电网,分别位于吕望服务区、大溪河服务区、林东半岛服务区、嘉山服务区、曹庄服务区、八卦洲服务区,全部位于安徽和江苏省内。

而大广高速只有周口服务区内有充电桩,河南省内的县城也没有普及充电桩设施。从周口出发,到吕望服务区,在充满电的情况下需要行驶近200公里,才能充上电。

“这个时候很多车主都会面临一个问题,如何越过河南零充电桩的死亡地带,只能在安徽把电充满,所以这就导致了大家聚在安徽服务区充电。”

晓峰遇到的另一个问题还有充“虚电”。“在八公山服务区往返两次充电,都有充虚电C # , l ] *的情况,20分钟续航直接充满,我觉得不正常,就看了一下电压,正常充满电后电压应该在360v左右,但这次充满只+ c V ^ s 5 E有310v左右,发现不正常后我没有断电,车在满续航后依然在以慢充形式持续充电,这时候真的很慢,所以我直接在服务区睡了一觉,直到电压正常后才敢离开,差点被充电桩坑在路上,从南京返程时依然是这个服务区的充电桩存在充虚电的情况。”

但即便路遇囧途,晓峰依然认为,电动车可以在热门节假日开着自驾游。

首先是成本,晓峰计算了一笔账,来回1000公里的路程,充电10次,一共花费110.22元,“开电动车基本是零成本。”

其次是充电问题,晓峰认为新能源车跑长途需要注意的是要提前规划好* q w ( n W ;路线,充电的时候做好容错,这次往G / j ) ] ( – 2 H返他基本上都是选择晚上6点之后出发。“实在担心排队,也可以提前下高速,在市区找个充电桩充好电再上高速也可以避开排队。所以R q U – O * Z全程下来,基本在排队充电上,没花超过3个时间。”

但晓峰8 ] s v仍然对盒饭财经强调,开电动车节假日自驾游,确实需O + n –要莫大的勇气,更需要对自己的车充分了解,做到心中有数。“我出发去南京时不够自信,一个服务区充一次@ P C u F H 5 R K电,回来时自信多了,只充了三次电,大概150公里充一次。”

新能源车的充电,本就一直存在难题。

从第一辆新能源汽车从PPT上诞生以来m | s / G `,尽管大部分人都认为新能源车是未来趋势,但是市场对其即期待又怀疑的矛盾心态一直存在,新旧业态的博弈一直在进行。

直至今日,消费者对于新能源车的里程焦虑依然存在。一个现象就足以说明,来到任何一家新能源汽车的销售门店,有关于车辆续航里程的话术,销售员早已背得滚瓜烂熟。

“特斯拉Model 3长续航版充一次电可以行驶600公里。特斯拉所有充电站均配备V3超级充电桩,让途经u : R r $ I [的车主能够在15分钟左右的短暂休整时,即同步完成充电……”

比加油站多20倍,为何充电还焦虑?

事实上,僵尸桩、充电位被占、停车费高等问题一直是悬在公共充电站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根据安装地点的不同,充电桩分为私人桩、公共桩和专用桩。我国的车桩比基本上是私桩多,公桩少。

充电联盟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联盟内成员单位总计上报公共类充电桩98.5万台,其中直流充电桩39.9万台、交流充电桩58.6万台、交直流一体充电桩414台。全国充电基础设施累计数量为210.5万台,而截至2020年,我国加油站数量是11.9万座,充电桩的数量是后者的约20倍。

但这个数字却经不起推敲。

充电桩是否能满足新能源车的充电需求,有一个关键指标是“车桩比”,比值越低,充电桩的供给就越充分,充电也就越便利。而目前我国新能源车型保有量为678万辆,车桩比例还不到3:1。

事实上,充电桩的发展经历了4个阶段:即初步发展(2013年之前);规模化扩张(2014~2016);过度扩张后降速(2017~2018);新基建阶段(2019~至今)。

据格隆汇勾股大数据显示,2013年之前,充电设施基本由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主导,市场处于摸索阶段,新能源车多以公共汽车或内部用车为主,规模不大,但& + a y能满足使用需求。2013年新能源车销量仅1.3万台,而充电桩增量为4500台。

2014年5月,国家电网突然宣布全面开放分布式电源并网工程,以及慢充、快充等各类电动汽车充换电设施市场。2014年11月《关于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建设奖励的通知》出台,首次将新能源汽车购置环节与充电设施补贴挂钩,这直接提升了U r ( R充电桩建设的积极性。

重赏之下,民营资本纷纷涌入充电桩的建设和发展。

在2014年至2016年,充电桩增速分别达到惊人的22%、743%、233%。一些大型商超、酒店和医院的公共停车区域,充电桩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如今行业排名前两位的特来电和星星充电,都是在2014年成立。

尤其是在增长达到顶峰时的2015年,易事特新能源车充电桩等相关营收超过9500万元,同比增长4278%。很多人都认为,属于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爆发年终于来了。i B o \ V ( |

但现实却是一体两面。

同在2015年,特来电母公司特锐德的充电业务板块投资总额约10亿,亏了约6000万元;另一家公司奥特迅营收减少95%、净利润减少86%。

野蛮生长的充电桩行业,迎来疾风骤雨。2015年,新修订的《电动汽车传导充电系统—第L X e G { t !一部分:通用要求》等5项国家标准出台,在安全性、兼容性等多方面做出详细规定,这让本就处于财务压力巨大的充电桩企业,陷入困境。

规定提到,此前建成的不符标准的充电桩接口全部作废。而充电桩又属于重资产行业,对于那些建成但不合规的充电桩,桩企想要继续运行下去,就必须额外再花费大笔资金进行调整;而放弃这些资产却又如同放血割肉。

中国充电桩公司数量从2017年巅峰时的1000家,到2019年不到100多家,只用了不到2年。

而早期由于扩张太快、趋于盲目的建设,也使得公共充电桩的布局出现一系列问题。

公共充电桩的利用率普遍不高,公开数据显示,我国公共充电桩行业利用率平均只有4%左右。

此外,由于桩企早期重建桩、轻运营,也造成很多充电桩的布局不合理,桩位位置偏僻,没有实际满足到车主常, F p V k K A / r用充电地点,而轻运营导致的充p \ * V v电站无人看管,车位被抢占也时有发生,据中汽协发布的《2019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研究报告》,35.94%的公共充电桩停车位被燃油车占领。

这其中,交流充电桩即“慢充”桩占了绝E p ( N ;大部分。例如在北京近郊蟹岛度假村顺着东门往里进,透过树林和杂草,就可以看到大约40台闲置的新能源车充电桩。这些大部分充电桩要么枪头损坏,要么亮着“故障”黄灯,或者已经断电无法使用,成为一片密集的“僵尸桩”

早期慢充桩多的原因,一是因为交流充电桩成本低,制造成本平均一台在2千~4千,直流充电桩平均一台是5万~8万,所以很多桩企建的都是这种充电桩;二是随着电动车续航里程不断提高,之前慢充桩动辄8到10小时的充电速度,很难再满足车主需要,也被慢慢的废弃了。

有新能源车车主戏称,开车找充电桩,找着找着把车开到了荒郊野外。

万亿市场,想赚钱却很难

充电桩到底有多大的市场空间

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g q f C # G1—2035年)》,预计新能源汽车2025年渗透率达到18%,2030年达到30%,这意味着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将在; : \ . + q z s2025年达到1600万辆,2030年达到5200万辆。如在未来车桩比实现1:1,充电桩行业的发展潜力巨大。

据2019年国际能源署IEA发布《Global EV Outlook 2019》报告和恒大研究院任泽平的研究显示,到2030年全球私人充电桩预计保有量分别达到12800~24500万台,总充电功率达1000~1800GW,总充电量达480~820TWh;公共充电桩预计保有量达到1000~2000万台,总充电功率113~215GW,总充电量70~124TWh。

综合全球情况看,2030年公共桩均价3万/台、私人充电桩均价0.4万/台、电费0.5元/kWh、服务费0.7元/kWh,因此2030年全球充电桩规模0.81~1.58) g N Z万亿元,充电费用规模0.66~1.13万亿元,共计约1.5~2.7万亿。

而中国预计可占全球充电桩市场份额的40%,也就是说国内充电桩设备和z O H k o ! .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6000亿~1.08万亿。

未来10年,国内充电桩行业将会达到万亿的市场规模。

但市场规模如此巨大,为何企业却难赚钱?

充电桩行业的产业链,整体分为设备制造商、建设运营商和整体方案解决商三个环节。

设备制造商是硬件供应端,位于产业链上游,负责充电设备、配电设备的各种元器件生产。

以直流桩单桩设备成本的构成来看,仅充电k & c 3机就占了一版,而充电机最核心的IGBT部件则主要依赖进口,这也是快充桩成本高昂的原因。

而核心部件之外,其他产品各家企业并没有明显的技术差异,所以设备制造商们的议价能力也就比较薄弱,靠走量取胜,加上竞争玩家较多,毛利率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建设运营商位于中游,是整个产业链中的核心环节,选址、建设、运营和管理,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数据截至2021年7月底

目前前三大充电运营商被特来电、星星充电和国家电网牢牢占据,运营充电桩超过36万台,占比近70%。而据极客公园报道,一个快充桩的前期投入成本(包括硬件与安装)在10万上下,如果在全国规模化铺设,短期内投入资金量巨大。

与投入不匹配的是运营商的盈利能力,目前充电服务费,是运营商收入的主要来源。目前充电服务费的价格受当地政策限制,消费者对服r ] ^ % @ A q b务费的价格波动也很敏感,加上行业野蛮生长期间,各家企业为了获取用户展开的价格大战,未来提升空间并不大,若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价格可能还会降低。

服务费无法提高,充电桩利用率就成了盈利的核心指标。

根据光大证券的测算,60kW的直流快充桩的回报周期,以6万元的单桩成本来看,根据各地的指导价收取0.6 元/kW的充电服务费。单桩利用率为 5%,即每天使用1.2 小时,投资回j ! M .收期需要$ : H H [3.8 年,若再加上虑运维、土地、建设等其他成本,这个期限还要拉得更长。

所以提高充电桩的利用率,就成为了桩企的重中之重。

光大证券数据显示,如达到60kW直流桩和7kW交流桩的盈亏平衡点,充电利用率则分别需要达到8.29%和 8.12%。

但即便是新能源车普及较高的北京、上海,公共充电桩保有量均超过5万台,使用率仅为1.8%、1.5%。只有陕西、四川、广东达到了5%以上,其中陕西的水平为全国最高,达到了9.8%。而四川、陕西的使用率较高主要原因还在于当地公共充N s O ; Z + 1 5电桩主e l : } 3要是用于公交车充电。

这也难怪特来电董事长于德翔此前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称,特来电前几年的压力非常大,累计投资 50 亿左右,前四年亏损超过 8 亿,“差点把母公司特锐德亏没了”。

故事还在继续。

如今随着充电设施被纳入新基建,充电桩再次成为风口,行业又涌入不少新玩家。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近十8 w y 8年来充电桩相关企业注册量逐年攀升,2019 年达到1.86 万家,2020年前11月新增企业 2.08 万家,同比增长24.6%。

充电桩又多了,但车主依然为里程焦虑。

参考资料:

《充电桩 2020:大火一年,它依然没赚到钱》,极客公园

《充电桩:被遗忘的“新基建”\ X ; m & B m w》,锦缎

《充电桩,又一个不赚钱的朝阳行业?》,阿尔法工厂

本文来自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任娅斐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长假大考充电桩:堵车不可怕,没电才尴尬插图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